「我回來了,妳還沒吃飯吧?」明儀一進門,就先問室友這句話。

  她的室友,Sandy,坐在客廳的和木桌前,頭也沒抬地「嗯」一聲,繼續線上遊戲的廝殺。

  考上研究所後,明儀遇到剛好在徵求室友的Sandy,兩人合租一層公寓。Sandy的職業是護士,上班時間不太固定,經常連續好幾天都值大夜班,倒也沒聽她抱怨過。

  Sandy懶得外出,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宅女,線上遊戲玩到廢寢忘食是常有的事,幸虧明儀認識阿宅在先,見怪不怪了。習慣Sandy的作息以後,明儀會順便幫忙準備她的餐點,最後,Sandy乾脆一個月丟一萬塊給她當餐費,明儀推說太多,Sandy嫌麻煩,不再接受討價還價。

  Sandy長相清秀,總是將長長的直髮用鯊魚夾隨手盤在頭上,身上套件長版棉T和內搭褲,盤腿坐在電腦前,這大概就是明儀最常見到的Sandy。

  「麵好囉!」

  明儀離開廚房,端出兩碗麵,不一樣的味道,令Sandy破例暫停遊戲,抬頭看眼前擺盤擺得漂亮的湯麵。

  「牛肉麵?」

  「嗯!老闆娘介紹不錯的牛肉給我,就想試試看。」

  「妳不錯嘛!可以把自己嫁掉了。」

  「我們家就我一個女的,從小就負責下廚喔!」

  Sandy豪邁地呼噜呼噜吸了幾口麵進去,發現明儀連筷子都沒動,淨是對一張表格陷入深思。

  「那啥?」

  「賓客名單。啊!我哥要結婚了,他要我再想想看,還有哪些人沒有邀請到。」

  「還有誰?」

  Sandy一下子就看透她的為難,明儀謹慎發問:

  「有個人,跟我是高中同學,大學同校,研究所也同校,他跟我哥見過幾次面,妳覺得應該邀請他嗎?」

  「要。」

  「是嗎?」見Sandy如此果決,明儀喜出望外:「妳也覺得有必要邀他?」

  「不是有必要,而是妳看起來想要那麼做。」

  明儀不好意思地把頭低下去:

  「我果然……太得意忘形了對吧?前陣子遇到他這位老朋友,很高興,所以……」

  「想做什麼就去做,人類的身上跟機器不一樣,可是沒有重新啟動的按鈕喔!」

  當Sandy簡潔俐落地點出人生道理,明儀不禁猜想,也許她在醫院看多了生老病死,所以才能有灑脫的領悟。

  「好,這幾天,我問他看看。」

  跟Sandy聊過以後,她的心情開朗多了,而且就算到時候被程硯拒絕,也沒有關係。為什麼呢?明儀吃麵吃到一半,再回到那張賓客名單,輕輕咬住筷尖出神。

  因為有了再見到他的理由吧!她反覆回憶那天在泳池的巧遇,隔著湛藍水道錯身的交會、她被他拉出水面那乍現的光線、水珠在他赤裸的身上時而慢、時而快滑落的姿態……

  一切都沒有改變。時光荏苒,她卻在他凝望的瞳孔中,找到懷念的感覺。於是他們都沒有閃躲,沒有害怕,她,意外的勇敢,勇敢得想再見他一面。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