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了電話,阿海走出茶水間四處尋找施佳懿蹤影,卻遍尋不著。他穿過強拉著他出發去慶功的同事們,走到浩克面前:

  「有沒有看到施佳懿?」

  「她先回去了。」

  收拾好自己東西,浩克又加一句:

  「昨天拼到那麼晚,現在一定很想趕快躺平吧!」

  他急著走,又被阿海強力拉回來:「你說什麼很晚?」

  「就……我昨天十一點多的時候突然想到有封緊急的E-MAIL忘記寄給美國客戶,想到也許施佳懿還沒走,打電話到公司,結果她真的還在,就拜託她幫忙。」

  阿海驚愕地鬆開手,浩克則跟上準備慶功的同事,不忘回頭提醒:

  「欸!一起來啊!喂……阿海!」

  阿海越過他,快速飛奔出去,他這輩子從沒跑這麼快,走廊的長度似乎永遠也走不完,唯恐再也見不到的著急心情,讓心臟隱隱發疼。

  衝出公司大門,他朝廣場張望一下,不一會兒便發現正準備過馬路的施佳懿。

  那個看了無數次套著風衣的背影,如今竟給他燈火闌珊處的深刻感觸。

  「施佳懿!」

  她已經準備要踏上斑馬線,聽見有人叫喚,又退回人行道,狐疑等著阿海跑過來。

  「我已經說過不參加慶功,我累了。」

  一過上班時間,她對工作的執著就自動蕩然無存。況且,真的累了,就連阿海親自追來,也挑不起她纏人的興致。

  由於阿海不說來意,也不吭一句,施佳懿看了他一眼便打算離開。

  「妳這個超級大騙子!」

  走沒幾步,忽然聽到阿海這麼罵她。施佳懿定格一兩秒,回身,向他皺起困惑的眉心。

  「哪有女孩子像妳倔成這樣的?到底要到幾時妳才能說實話啊?」

  她被兇得不明究理,剛好今天狀態也是低氣壓,一下子就被激怒,挾帶「誰怕誰」的氣勢兇回去: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啦!我再怎麼倔有礙到你嗎?還有,我什麼時候沒說實……」

  嗆辣的話語瞬間埋入白襯衫硬挺的布料裡。

  施佳懿雙眸圓睜,透過阿海臂膀看得到不遠處往來的上班族有人朝這邊好奇觀望,有幾部車輛甚至特地放慢速度。這是一定的呀!又不是在拍戲,誰會在大白天、在大庭廣眾之下突然抱住女孩子?

  當她好不容易如夢初醒,才感到身體微微作痛,因為阿海將她摟得好緊……天哪!阿海抱著她,阿海抱著她耶!

  那些亂糟糟的睏意、怒氣都被她的驚訝一筆勾銷,等她漸漸感受到這份擁抱的力量和溫度,不能言喻的歡喜迅速染紅她的臉。

  可是,不對,她又不是許靜,阿海為什麼會這麼做?

  「你……」施佳懿有些害怕,問:「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你知道我是誰嗎?」

  阿海仍然緊擁著她,巴不得能將她所承受的委屈全攬到自己身上。

  「我知道妳幫了大忙,還知道妳幫我趕那份資料趕到三更半夜……妳為什麼都不說?」

  施佳懿聽完,終於聽懂了,從詫異轉為不可置信的憤怒。

  她用力推開他,力道之大,害阿海一股腦撞上後面的路樹,他高大的身軀撞落好幾片葉子,在他們之間紛落。

  「這算什麼?謝禮?你抱我是為了要感謝我嗎?」

  她的反應叫他一時之間無所適從,偏偏又不會說話。

  「我、我的確很感謝妳啊……」

  不說還好,一說完,施佳懿更火冒三丈,掄起自己的包包朝他打過去:

  「少瞧不起人了!我不需要你施捨這樣的擁抱!」

  「什麼施捨?我才沒有……」

  「那你為什麼要抱我?你是因為喜歡我才這麼做的嗎?我要你即使說不出原因,但只要抱著我就覺得可以開心一整天!我要的是這個!你懂不懂?」

  她傷心望著他,一秒,兩秒,三秒,他無法回答。

  施佳懿轉身,頭也不回地奔過馬路。阿海目送她離開,幾分心急,幾分歉意。

  他想反駁些什麼,但當她問起的那個關於「喜歡」的問題,為什麼沒有不顧一切的勇氣?

  阿海沮喪靠著樹,頭頂上又飄下一片葉子,他伸出手,葉子拐了一個彎,錯過他掌心,像隻蝴蝶翩然停棲在腳邊。

  「不是道謝啊……」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