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頭外拍當天,禹承起得早,準備出門時,室友李孟奕被他吵醒了,睡眼惺忪地看他到處尋找著什麼。

  「你在找什麼?」

  聽到說話聲,禹承回頭,十分抱歉:「吵醒你了?」

  「沒有,我只是醒了在賴床。」

  「我在找皮夾,奇怪,昨天晚上明明放在書桌上。」

  見他東找西找的,李孟奕乾脆跳下床跟著一起加入搜尋行列,無意中,發現禹承枕頭下有東西露出一角來,他走上前:

  「是不是在那裡?」

  才將那個物品抽出來,禹承立刻一個箭步想出手搶奪:「那個不是啦!」

  「那麼緊張幹嘛?A書喔?」

  俐落閃過禹承的手,李孟奕這才看清楚那本書原來是《Pretty Girl》的雜誌,封面正好是洛英身穿湖水綠洋裝坐在鞦韆上,以一臉朦朧美的神情眺望遠方。李孟奕怪叫起來:

  「唉唷!這不是洛英那本雜誌嗎?」

  「對、對啦!」他萬分尷尬。

  李孟奕眼尖地看到雜誌封底還有未撕的售價貼紙,奇怪追問:

  「你跟洛英要就好了,幹嘛還花錢?錢多喔?你多買,她也不會賺到版稅啊!」

  「我才不要跟她要,像話嗎?」

  「哪來這麼無聊的自尊心?」

  他打了一個大呵欠,坐到書桌前打開電腦:

  「你們交情那麼好,只要你開口,還不怕洛英送你一打?」

  禹承盯著雜誌上那個已經漂亮得讓他都認不出來的洛英,陷入短暫沉思:

  「交情好嗎?以前,什麼都不用想,洛英自然而然就在我身邊。現在,好像非得要跟別的男人爭個頭破血流,才能把她搶過來。」

  等待電腦跑出畫面的空檔,李孟奕詫異質問:

  「搶什麼?你不是終於下定決心放棄她,要跟別人在一起了?」

  「我?」

  「就是你那個初戀情人哪!叫林……林……」

  「林以軒,她喔……」

  禹承猶豫片刻,想到李孟奕平常跟林以軒不會有交集,這才不再隱瞞:

  「那假的啦!我只是在必要的時候是她的追求者。」

  「啥?你搞什麼鬼?」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女生的要求一向都沒辦法拒絕啊!而且林以軒又是初戀情人,更不可能說『不』。」

  「所以,你們二個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這個嘛……她有喜歡的人,可是那個人只想跟她當朋友,林以軒認為他沒有說實話,所以想藉由我這個追求者的假像,刺激那個人坦白。」

  說到這裡,禹承自己都覺得亂七八糟,開始悔不當初:

  「我當初是不是不應該答應才對啊?」

  「廢話,你是腦筋打死結嗎?你在洛英面前跟林以軒搞曖眛,洛英會怎麼想?以她的個性,肯定不會跟有女朋友的人走太近,你喔……你這樣叫自掘死路!我看你這次跟她,真的完了!」

  李孟奕注意到電腦連上線上遊戲後,一面打怪,一面潑他冷水。

  「可是洛英她……好像有喜歡的人了,也是初戀情人的樣子。這樣也好,跟她保持距離,才不會……」

  「不會怎樣?」

  「才不會想把她搶過來想得快瘋了……」

  李孟奕微微詫異,就在他分心的那當下,電腦螢幕裡的角色被一隻比他的角色高大一倍的怪K死。以往遇到這情形總讓他懊惱不已,因為掉的經驗值總要花更多時間才能打回來,裝備的耐久值就不用說了,扣減掉的根本連補都補不回來。

  可是見室友難得老實得這麼可愛,李孟奕也不覺得掉經驗值或裝備耐久值有什麼可惜的了。他托起下巴,看著禹承,不禁發笑: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雖然經常是戀愛的起點,不過,也有可能是終點喔!」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