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愈晚,風就愈大,氣溫也下降不少,艾瑪再度後悔選的外套太薄。等等把何世良送走,她就要馬上回家泡熱水澡,再加一杯熱洋菊茶,備課,然後睡覺。

「今天我送妳回去好嗎?」

「唔?」她沒聽清楚。

「還不知道妳住哪裡,只聽說在附近。」

「是很近。」她回答的時候,冷得瑟縮一下。

又安靜走了幾步路,何世良停止思索,不很高明地開口問:

「我們……可以牽手嗎?」

她定格,確定這回的確聽見他說什麼後,再努力研究他說的那個兩個關鍵字,最後懷疑地轉向他。

他含笑又問一次:「不能牽手嗎?」

「……好吧!」

好像也不能問為什麼。艾瑪伸出左手,讓何世良的右手握住,他的力道很輕,她的心臟卻被重重緊箍起來一樣震撼。

兩隻手不是太習慣地牽握一起,在不知道該放多少力氣的靜默中,尷尬地並行一段路。

「那孩子……總算有人照顧了」,吳醫師當時說的話,何世良一直反覆酌量,所謂的「照顧」應該做到哪些事呢?關於他和艾瑪以前的相處情況,現在完全沒有頭緒,不知道她到底需要怎麼樣的照顧。她很獨立,很堅定,就算他記不起她的事,艾瑪依然篤定不疑地待在他身邊。

他信任這種篤定不疑。

自己也該像個男朋友才對,他反省著。

所謂的男朋友……都是怎麼照顧女朋友的?才這麼想,餘光瞥見對向人行道路過的一對男女,恍然大悟了。啊,牽手,對了,首先送她回家,走在路上要牽她的手,然後呢……?

他腦子空白得無法再思考之後的事,一點概念也沒有。

艾瑪卻不明白這個人哪個筋不對,怎麼突然……像個男朋友?

他的手掌真的暖和,暖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艾瑪略帶歉意地打破沉默:「我的手很冷。」

何世良讀覽她不自在的表情,說句「我知道了」,冷不妨把她的手拉進他外套口袋裡。

艾瑪身體被拖了一下,挨著他,怔忡間發現他誤會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

她沒能講完,一觸見何世良溫和的詢問目光,對於要戳破任何事就變得於心不忍。

「沒什麼。」

她讓自己的手留在他的外套口袋,不一會兒,逐漸變暖。其實就算沒有口袋,他寬實的手掌也足夠將她的手牢牢包覆,記得小時候讓父親牽著過馬路時,就是這樣的。

真奇怪,居然想起多年不見的父親,她已經不太記得他確切的長相了,不過,並肩而行時候的身高差,以及背著光對她露出笑臉時,光線會劃過嘴角皺紋的印象,歷歷如昨。

她在懷念父親的私心中,貪戀地讓手在他掌心裡多作停留。

之前和宋昱辰牽手的時候,她卻一丁點也沒想起早年離異的父親。

是啊,宋昱辰牽過她的手的,不是這麼明目張膽,而是在過馬路的時候,順勢將她的手輕輕拉了起來。

帶著她往前走,自然而然,他們穿越過兩邊等紅燈車輛裡的視線,來到馬路另一端,宋昱辰依然沒放開手,只轉頭隨口對她說起「今天真冷」這麼言不及義的話,他低柔的嗓音和似笑非笑的回眸,毫無違和感地飄進那天的冷風裡。

並肩走了一會兒,閒聊了一會兒,一切都是那麼稀鬆平常,在極力壓抑的欣喜和悸動中,艾瑪能感覺得到,這個男人喜歡她,喜歡和她在一起,就跟她一樣。

她想,或許再走一段路她就回應他,或許再走一段路。

然而拐過一個轉角,迎面遠遠走來剛下班、身穿便服的幾位同事,她掌心間的溫度驀然抽離。

她怔一下,看著宋昱辰拉開和她一個人身的距離,他們變成一前一後出現在這個街頭。

「嗨,下班啦?」他朗聲向同事打招呼。

他們相約著去某間咖啡店坐,宋昱辰回身看向艾瑪,親切邀請:

「一起來?」

她刻意在那張迷人的臉上定睛兩秒鐘,才彎起甜美又不失禮的微笑:

「不了,我喜歡一個人。」

如今艾瑪回想起來,她總是一個人,他們牽著的手到最後終究是會放開。

他們之間就是一直若即若離,以為就要走在一起,到頭來連一步也沒有跨出去。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