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報時,小杏湊到艾瑪耳畔要到她注意斜對面的學妹。

「妳看,是始作俑者。」

艾瑪老早就認出來了,那位學妹正是發起排擠她的主謀。

自從有學姊們出手教訓那幫學妹,風波漸漸平息,這還是艾瑪在排擠事件後第一次和主謀照面。

林姓學妹不往她這邊看,也不和其他人交談,低調不少。

「今天裝乖起來啦!我看她平常挺囂張跋扈的,而且一有機會就黏著宋昱辰。」

小杏促狹耳語,艾瑪不回應,只是專心研讀今天的班機資料,不久,宋昱辰走進來,一身便裝,直接去找機長講話,機長於是掏出手機找資料,宋昱辰在等待的空檔發現艾瑪,朝她微微一笑。

那個微笑沒什麼特別意思,不過看在有心人眼底可以衍生出不少想像空間。艾瑪鬆了手,資料滑翔到前面去。

宋昱辰低頭瞧瞧,走過去,把那兩張紙撿起,交給近前來的艾瑪。

「謝謝。」

她接過之際,指尖不小心碰到他的。

「手怎麼那麼冰?」

「我又不是一個熱血的人。」

她和他隨意聊上幾句,聊今天飛哪裡、那裡天氣怎麼樣,宋昱辰在中間一兩秒鐘的靜默後,問:

「到底怎麼回事?妳工作中不會閒話家常的。」

艾瑪隨而抿起一抹意味深遠的笑:「誰說我閒著?」

他哼笑一聲,不打算追根究底,也不戳破剛剛熱血的玩笑話,對她忠告:

「反正,如果妳打算硬撐下去,就咬牙撐到底。」

「對工作,我從來沒有半途而廢。」

面對她堅毅固執的神情,他揚揚嘴角,再次走向機長,兩人交談幾句後,宋昱辰便離開了。

回到座位後,小杏好奇追問:「妳還敢在主謀面前跟宋昱辰講話?不怕又被找麻煩嗎?」

「我已經確定她一定會找麻煩。」

艾瑪喃喃自語式地接話,一面讀著撿回來的資料。方才和宋昱辰交談,越過他,捕捉到那位林姓學妹的眼底充滿扶搖直上的憤怒,那種憤怒不興風作浪一下是不會罷休的,而她已經不想再攪和下去了。

艾瑪收下資料,觸見小杏拄著下巴的手,那手腕上有一圈瘀青痕跡。

幾分鐘後,她打斷小杏,淡聲問:「傷怎麼來的?」

小杏閉上嘴,下意識撫住手腕,並不想被看到,支吾一下便假意抱怨:

「幫客人搬行李的時候撞到啊!我又不像妳那麼會應付奧客。」

再怎麼撞也不會撞成一「圈」瘀青吧!小杏很常說謊,可惜大部分的謊言都沒打好草稿。見她沒有坦白的意思,艾瑪意有所指地建議:

「不會就要學,如果還是學不會就要選擇對自己最好的。」她停一停,望向心虛的小杏:「妳總該知道怎麼為自己好吧?」

「……」

「我看,妳那位技師朋友比妳還懂。」

她起身,隨著其他空姐離開簡報室,小杏還留在座位上目送,一會兒,低頭對著那甩不掉的瘀青出神,又將手腕緊緊握起,宛如要蓋掉那難看的淺綠色般,直到發疼。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