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秋天來了,小葉欖仁的落葉鋪了公園滿地,我經過的時候雖然沒有沙沙聲響,卻帶起一縷平靜的情懷。

  我平靜多了,倒是比較接近無所謂的自暴自棄,可我依舊會思索安琪的話,就在我幾乎要忘記阿旭折一千顆紙星星這件事的時候,阿旭約儀君在她打工的那間咖啡廳見面。

  「生日快樂。」

  討厭,又是過生日的話題。

  阿旭送出一隻有他一半高的泰迪熊,儀君簡直要當場落淚。

  「你記得啊……」

  深怕會驚動這場美夢,儀君緩緩收下來,很舒服地抱在懷裡。阿旭尷尬地搔搔後腦勺,毫不隱瞞:

  「我是去問隊裡的人才知道的,幸好沒錯過。」

  「謝謝,真的謝謝……」

  她還緊摟著那隻毛絨絨的布偶,笑得十分燦爛,大概是她眼角那少許淚光的關係吧!

  阿旭臉上微笑的痕跡還在,只是莫名添了點無奈味道,會是秋天惹的禍嗎?

  「妳不用謝我,其實,我只能給妳這麼多。」

  儀君稍稍鬆開泰迪熊,抬頭看他,她的驚忡對上了阿旭深邃的憂愁,吧檯那裡的曼巴咖啡香更加濃郁,在壺裡呼噜呼嚕地烹煮著。

  「我很明白儀君妳的心意,也一直放在心上。只是,只是我始終認為,如果我愛上其他女孩子,那麼……小艾真的就不在了。」

  他的視線沒有離開過儀君,懇切地說下去:

  「我知道我這種想法很蠢,但是,我不想讓小艾就這麼消失不見,所以……我只能給妳這麼多,對不起。」

  那一句「對不起」剛出口,儀君的眼淚真的就快速滴淌下去!阿旭說他不能喜歡儀君的那天,我第一次深刻感覺到,阿旭是喜歡上儀君了。

  因為「喜歡」這兩個字無法從阿旭嘴裡說出來,阿旭才折紙星星,或許有天儀君會懂得他的心意。

  我的心情亂複雜的,就去找乖乖玩。

  乖乖有一陣子沒見到我,現在尾巴搖得很賣力,不停繞著我轉,我蹲在阿旭房間,有些茫然,乖乖轉得我暈頭轉向。

  「停啦!乖乖,你的主人如果跟你一樣樂天就好了。」

  我不經心冒出這句話,事後自己也嚇一跳,我在意的,似乎不再是阿旭還愛不愛我這類的問題,他今天的表情,差一點點就要害我心碎。

  縱使我有多麼不願意從阿旭的生命中消失,我不禁要問自己,這樣懷念我的阿旭以後會悒鬱而終嗎?他悲慘地活著,對於死去的我而言到底有什麼意義?

  「乖乖,我回來了。」

  門打開,阿旭走了進來,乖乖只對他意思性地「汪」一聲,便馬上坐正向著我繼續「嘿嘿」地吐氣。阿旭一邊脫外套,一邊奇怪地打量乖乖,我起身面對他那張不能再熟悉的臉龐,深愛的阿旭就在我眼前,我們之間天人永隔的鴻溝仍是那樣鮮明清晰,並沒有因為他還牢記著我而縮小分毫。

  阿旭不再罵乖乖「有病」,他鎖眉陷入沉思,沒來由抬頭四下尋覓,比平常都要來得專注、著急。他一一審視過角落沒疊被的床、擱了一本漫畫的電腦椅、晚霞連天的火紅窗口……

  「小艾……?」

  我多希望我還活著在你身邊,阿旭。





  10月16日的深秋,我十九歲的生日終於到了。

  那種說法其實不正確,我是個沒有時間的魂魄,但是,如果能聽見有人興高采烈地對我說:「小艾,十九歲生日快樂」,我還是會很開心的。

  然而殘酷的現實是,爸媽只想著兩天後便是我喪命的日子,他們根本沒有心情祝福我,我只好待在蛋糕店的玻璃櫥窗前,看著琳瑯滿目的美味蛋糕,想像親朋好友應該會怎麼幫我熱熱鬧鬧地慶生,如果我沒死。

  忽然,有個高高瘦瘦的身影自我背後經過,我回頭,見到阿旭手拿一只玻璃罐朝火車站的方向走,玻璃罐裡裝滿了好多星星,一定有一千個。

  我跟了他一會兒,搭上火車,阿旭大部份時間都對著窗外風景出神,左手掐住一張往台南的車票,他要回家嗎?我們的家都在南部,阿旭每次回去都會順道看看我。

  阿旭到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兩天後才是我的忌日,所以我墓地周圍的雜草還長得高高的。阿旭把那只玻璃罐小心放在一邊,捲起袖子,開始動手清理環境,我在一旁覺得怪難為情,好像是自己房間搞得亂七八糟,還要別人幫忙打掃。

  不過,阿旭非常勤勞地做,他也不怕鬼魅的黑,割下滋生的雜草後,向管理員借來掃帚把四周清乾淨,然後將那一堆垃圾集中起來,點燃打火機,我的墓地前像辦起了營火晚會一樣,劈哩啪啦地發亮作響,看著看著,有說不出的歡愉。

  接下來,阿旭做了一件令我瞠目結舌的事。他拿起玻璃罐,拔掉軟木塞蓋子,手一倒轉,罐子裡一千顆星星紛紛掉進熊熊火苗之中,我詫異望著那些繽紛的色紙瞬間著了火,化作灰燼。有些戚戚然的哀傷,如同我短暫的生命在還來不及挽回,就已經燃燒殆盡了。

  安琪說的對,有一天,他們一定會往我們這裡來,我們卻不能再回到那裡去。然後,然後……

  「小艾……」

  他跟往常一樣叫我名字,我回神,阿旭用從前款款凝望我的眼神注視我略略泛黃的相片,我的心跳就跟和他交往不久時那樣噗通噗通的。誰知道他只喚出我的名字便不再多說什麼,就這麼沉默好久。不對,他不是故意不吭聲,而是太多太多的情緒哽在咽喉,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懂的,阿旭,你要告訴我,你喜歡上別的女孩了;要不然,就是直接向儀君表白,說你其實是很在乎她。我不笨啊!都懂的。

  阿旭低下頭,掩了一下嘴,又深深呼吸,平復後再度將視線回到我清爽的笑容上:

  「小艾,我真的……好想妳……」

  明明是帶著涼意的天氣,明明在高溫中熔化的是那些要飛上天空的紙星星,我卻感到足夠灼傷視線的暖流溢滿了眼眶!我的心臟彷彿又活過來似地劇烈鼓動,順著面頰,滾燙的暖流濡濕了我的臉,我立即嚐到鹹鹹的心酸滋味。

  「……生日快樂。」

  我以為,我不能再擁有這個世界上許多寶貴的東西,包括眼淚。但是,應該是我十九歲生日的那一天,我竟然傻傻站在原地,任憑淚水奔流得不像話,阿旭,我親愛的阿旭,我根本就不願從你身邊離開……

  火花在黑暗中隨著上升氣流飄竄,一千顆星星回到空中去了,而我的靈魂也有了一點暖暖的溫度。

  安琪說,我們離他們並不遠,只要聽聽他們心裡的話,就會知道。

  原來,我不曾孤單飄泊,我一直住在想念我的人們心裡。

  然後,有一天,我們還會再見面。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竹林
  • 相信嗎
    當我看到阿旭跟小艾說
    生日快樂時
    我的淚珠在眼眶打轉
    說不出的感動
    小艾一定比我還感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