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第二篇 開玩笑篇】


  小左真的死了,不是開玩笑。

  早上在打工的店門口清掃的時候,遇到五月,她身上穿著一件很有春天氣息的洋裝正要去7-11,裙擺輕飄飄的,洋裝上的花草生動得彷彿正要伸展開來。

  「喂!五月!昨天的電影好看嗎?」

  我揚聲向她打招呼,她停下腳步,露出奇怪的神情看著我,好像我問了一個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

  「到底怎麼樣?不是和小左一起去看嗎?」

  「不知道,後來沒去看。」

  「為什麼?他放妳鴿子嗎?」我戲謔地想虧她。

  五月想了一下,點頭:「因為,小左死了。」

  「哈?」

  那當下,我當她說了一個冷笑話,還因此興致勃勃回應:

  「那怎麼行?他還欠我一百五十元,叫他還錢以後再去死啦!」

  五月依舊一副不知從何反應地安靜五秒鐘,然後「嗯」一聲,繼續往前走。

  她今天怎麼特別遲鈍?

  目送她長髮披肩的單薄背影,她身上的花草繼續隨風搖曳。手上的水管還不停嘩啦啦地冒出水來,弄濕剛洗好的布鞋,我趕緊跳開,用手掌堵住水管,像堵住方才回不了神的心情一樣。

  我從小就認識五月了,她有時會出現無厘頭的舉動,是個怪怪美少女。上大學以後,我和小左同班,和他成為無話不說的死黨,然後把他介紹給五月,他們很自然地成為一對情侶,我們三個人還是經常一起吃飯聊天。

  不少人都說,我和小左不論個性或興趣都很相像,起初我也這麼認為。後來我發現他和我這大而化之的人還是有所不同,每當小左望著叢簇的櫻花,總會稍微變得沉靜感傷,我猜,他的心思還是比我纖細一點。

  當天下午才從別人那裡知道,原來小左真的死了,那一刻有點怪起五月,幹嘛用那種漫不經心的態度回答我,害我以為那只是開玩笑,還說了糟糕透頂的玩笑話,結果因此鬱悶好幾天。

  小左和我常去打籃球,如今在激烈的球場上,偶爾拿到球回頭,在一張張流著汗水的臉孔中驀然間有找不到人的怔忡。

  有些朋友對於五月的冷漠表現不以為然,他們認為身為女朋友的她應該要大哭特哭、要食不下嚥、起碼也要去參加喪禮才對。不過五月都沒有如他們所預期的那麼做,她照著平常的步調生活,然而我懂她的,她只是反應不過來而已。

  喪禮那天傍晚,我從機車行店門口發現五月正站在外面街道,雙手插在牛仔褲袋,悲傷望著我。

  我向老闆說一聲便跑出去,五月的眼眶紅紅的。

  「眼睛怎麼了?」

  「剛剛哭了,本來以為不會哭的。」

  「……是嗎?」

  「嗯!哭得連呼吸都沒辦法,以為我會死掉呢!」

  「……」

  「喪禮,怎麼樣?你去了吧?」

  「很順利呀!」

  她沉默片刻,噗嗤笑一下:「好奇怪,喪禮哪有什麼順不順利的。」

  「說的也是。」

  我跟著淺淺一笑,五月笑彎的眼角卻逐漸濕潤起來,她盯著黏了一坨口香糖的地面,喃喃嘟噥:

  「怎麼辦?沒有好好跟小左道別呢!」

  「他會了解的。」

  「騙人,小左才不是那麼善解人意的人,他只是一個樂天知命的笨蛋。」

  「哈哈!形容得真好耶!那個人的確樂觀到都要懷疑他是不是笨蛋一個。」

  聽我這麼一說,五月又呵呵笑了幾聲,靜止下來以後,她仰起頭,朝天空深深吸氣,然後就一直凝視紅澄澄的晚霞。落日餘暉將她側臉上的落寞映照得份外鮮明,就像是從圖畫書剪下她的身影再貼到這片澄色天空一樣。

  「好像誰開了一個玩笑。我們明明可以談著他的事,好像這個人還在。可是,他卻偏偏死了。」

  五月感傷地吐出那番話,雖然無言以對,不過我明白她的意思,若無其事談論著小左,胸口會隱隱作痛。

  然而五月卻忽然想到什麼似,眼睛一亮!她決定把這個玩笑弄假成真。

  五月開始玩起只有我跟她才知道的遊戲。

  她當小左還活著。

  不論我們做什麼事,她都多算了小左一份。

  看電影的時候,她會買張票給小左;吃飯的時候,她幫小左多準備一份碗筷,聊天的時候,她會這麼接腔:

  「好,那我明天跟小左說」。

  五月總是說「明天」、「以後」,把不存在的小左寄放在未來,那麼謊言就永遠不會被戳破。

  當然五月只在我面前這麼做,這是我們的秘密,是我們的默契,我們同樣都需要藉由善意的謊言來療傷止痛。

  從此,小左彷彿還活著。

  五月慢慢從這玩笑中恢復以往鬼靈精怪的笑容,某方面我放心多了,覺得對過世的好友有了交待。

  由於加入這個遊戲的同伴只有我,所以五月來找我的次數變得頻繁,頻繁到有部份共同的朋友懷疑我們是不是在交往,頻繁到就算我靜靜凝望她絮叼的臉龐,一種管不住的心情又回到那天從水管汩汩冒出的自來水一般,透明地、綿密地泉湧。

  直到看著五月微笑的眼睛,是一種痛苦。

  她雖然看著我,卻是定焦在我們身邊的空位,對它講話,對它開心微笑,她的心思並不放在這個世界。

  她其實沒有看著我。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晴菜
  • 咳咳!事隔已久,第二篇終於出來了。記得上一篇在留言說過,預計這會是分成三章的短篇小說,每一章可以結合,也可以各自獨立。
    當初會想寫這部物語,應該是因為一時興起加上覺得好玩吧!第一篇動筆的時候,我根本沒想到第二篇的內容要寫什麼,同理可證,現在的我也不知道第三篇該寫些什麼好哩! ^^"
  • Felecia
  • 不管寫什麼,都很好看哪!
    晴菜姐姐加油!!!
  • 菲
  • 我覺得啊
    還是有種淡淡的憂傷
    很好看也很難過
  • 愷愷
  • 期待好久的說
    晴菜的文字真的很有魔力耶!
  • 悄悄話
  • 星旋
  • 原本昨天看完就想留言,
    不過後來想一想,就打算一併在這裡賀妳生日快樂!
    希望晴菜姐日日開開心心,創作到更多受歡迎的小說!

    我很喜歡這個小說裡角色轉換的特點,加油!
  • 大米
  • 扣人心弦的一篇故事。也許是有過相同感觸吧!
    尤其是那段"我們明明可以談著他的事,好像這個人還在,可是他確偏偏死了"
    很喜歡晴菜的小說,加油^^
  • 丹
  • 我身旁的朋友好多都是最近生日(我也是),
    害我最近一直說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 a6564609
  • 嗚哇,這篇短文好有感覺噢!

    五月真是個奇特的女孩子,雖然有點遲頓可是也相對的使人憐愛...

    最打動的我的是這篇的開頭 「小左真的死了。」

    好特別的開場白!
  • 虛幻
  • 真的很不錯
  • baobo
  • 淡淡的哀傷

    真的是有一種淡淡的哀傷呀
    不過寫的很棒呢^^
    晚來的祝福~晴菜姐生日快樂^^
  • Azuki1988
  • 好看

    就是好看而已。
    說不出更多。
  • 悄悄話
  • 悄悄話
  • bestboa2003
  • 看到這樣的故事,真的忍不住會有些難過。
    晴菜姐的文筆真的很好,加油!
  • @@
  • 小佐不能伴妳走完的路 

    有我陪妳走下去‧‧‧
  • 芛
  • 剛開始我一直把這篇的「我」當成是女生呢XD

  • Minou
  • 很有感觸的一篇
    期待下一篇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