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我點點頭,拍拍弄髒的裙擺,他見我還背著書包,提起別的話題:

  「對了!妳高中想唸哪裡?」

  「還能哪裡?就那間公立的呀!又不會遠得需要住宿,學費又便宜。」

  他停頓一下才沒意義地吭氣:「是喔!」

  「你應該是唸那間私立的明星高中吧!」

  「唔……我爸媽是要我唸那裡沒錯。」

  幹嘛推到你爸媽身上?那你到底要不要去唸啊?

  對於他罕見的不明確態度,我雖然感到奇怪,卻也沒放在心上。

  「不管是去哪裡,可以早點畢業就好了。」

  聽到我祈禱般的喃喃自語,吳拓明又問:「妳一點都不會捨不得啊?我們班女生老早就開始交換寫畢業感言了,搞得班上每天好像有什麼喪事。」

  我忍不住笑:「不用再看到那些人,我哪會捨不得。」

  吳拓明始終不曉得我口中的「那些人」到底是誰,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換來他若有所思的注視,又轉開了。

  因為他不說話,惹得我好奇:「幹嘛啊?」

  「沒有。」

  「你明明有話想說。」

  他又瞥我一眼才鬆口:「畢業以後,妳看不到的人難道就只有那些人而已嗎?」

  「啊?」

  「所有你再也看不到的人,都不會捨不得?」

  我完全不懂他要說什麼,因此有些煩躁,卻又不想表現得太愚蠢,只好勉為其難地擠出一個名字:

  「悅、悅悅吧!如果她不打算和我唸同一間學校的話。」

  這次吳拓明還是不吭聲,淨拿著吊人胃口的表情瞅著我,害我想把他那張眉清目秀的臉推開!

  「我說悅悅不行嗎?」

  誰知他竟然事不關己地繼續修理起鞦韆:「沒有,悅悅就悅悅吧!」

  就算他說「沒有」,但那副德性擺明就像是我考試問題答錯了一樣。

  我懶得跟他這位高人爭辯下去,把書包挪到身後:

  「我要回家了,拜拜。」

  「嗯。」

  他的注意力停留在鞦韆的繩子上,瞧也沒瞧我一眼,我兀自走回家去。

  他該不會想暗示我,他以後既看不到又捨不得的人就在我所認識的人當中,也就是郭莉莉?那講話幹嘛拐彎秣角的?不好意思嗎?

  基本上,吳拓明這個人會不好意思嗎?

  回到家,媽媽已經煮好飯了。我看見桌上煎得香噴噴的菜埔蛋,用手飛快撕下一塊煎蛋送進嘴巴,卻被媽媽逮住,她端著一盤青椒炒肉絲走出來,罵起我的貪嘴:

  「誰教妳用手吃東西?怎麼那麼沒規矩?妳連手也還沒洗吧!」

  「好啦好啦!我肚子餓嘛!」

  我到廚房洗手,媽媽順口喊來:「小晴!可以開飯了,把碗拿出來。」

  「好!」

  我們的餐桌是一張四方形的鐵皮桌子,表面被重物壓得凹凹凸凸,鋪上一塊又舊又俗氣的塑膠碎花桌布,不太大的桌子,擺上兩副碗筷剛剛好。我喜歡這份小工作,總要慎重地將筷子整齊併疊在磁碗上,媽媽一副,對面的我也一副,彷彿把一整天的幸福都盛在碗裡了。

  晚餐間,媽媽不經意提起吳拓明:「我回來的時候看到他好像在修理那個鞦韆,壞掉了嗎?」

  「嗯!聽說是被陳家那個很皮的小鬼弄壞的。」

  媽媽半擱下碗筷,面對有飛蛾撲飛的日光燈,心有所感地懷念起來:「那個鞦韆也算歷史悠久了呢!是什麼時候有的?嗯……你們五歲……不是,應該是上小學那一年吧!」

  我沒間斷夾菜扒飯的動作,努力回想的媽媽想通以後等不及告訴我來龍去脈:

  「對啦!就是你們剛上小學的那一年,吳拓明的爸爸看你們常常去那邊的樹下玩,就想辦法自己做了一個鞦韆,讓你們倆玩個痛快。」

  「這樣啊……」

  好像是那麼一回事,我記不太清楚了,只當作那個鞦韆是打從一開始就存在的。

  不小心掉了一支筷子,彎腰撿拾的時候媽媽還接著說:

  「你們現在長大,不玩鞦韆了,不過說起來它也陪了你們很長的一段時間哪!」

  我不予置評地咕噥一聲,拿著髒掉的筷子進廚房,才打開水龍頭,隔著紗窗,望見不遠處的林地,吳拓明還在那裡,嘴上說要交給爸爸修理,卻仍舊不死心地修理那個鞦韆。

  我不由得望得出神,沒管媽媽在客廳提醒「小晴!不要浪費水」。天色更暗了,殘餘的夕陽在遠方的地平線上還透著微弱金光,那溫柔的光映照吳拓明模糊的剪影,他和鞦韆的影子竟意外的契合,猶如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在那裡了,在我視線落歇之處,在心底。

  他說的「捨不得」啊,還有媽媽念著鞦韆對我們的意義什麼的,我不很在意,只是不知怎麼,胸口緊緊的,他對鞦韆的那份心意讓我微微的……微微的發窘,一方面替鞦韆感到高興,一方面為那個讓自來水不停流的自己感到困惑。

  我擁有的不多,所以單是這樣凝視著黃昏、鞦韆和吳拓明交織的光景,也覺得是一種小小的幸福。

  在那個男人出現之前,我認為這麼不起眼的快樂,應該沒有人會想要剝奪才對。

  或者說,在那個男人出現之後,對於一個急於擺脫不幸的人而言,我的眼睛只看得見不幸的事。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凱
  • 配著音樂,真的會有股想要一次看到尾聲的衝動!
  • 愷愷
  • 好想好想趕快看到下一篇喔>//<
  • 藍赦
  • 吳拓明是希望沈晴會說些以後會想念他的話吧!沒坦白說出來的吳拓明,感覺很可愛呢。
    我很喜歡晴菜姐的文章內的一些小暗示,沒有明白確定,卻彷彿能了解、感受那種感覺似的。
  • 我自己也很喜歡那個說出「沒有,悅悅就悅悅吧!」的吳拓明呢!^__^

    helenaw 於 2009/07/20 09:33 回覆

  • Minami
  • (一樓真是說到我的心聲了)

    每次上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連到晴菜的部落格,看看有沒有新文章呢

    我是自從看了「夏天很久很久以前」這本書就晴菜的忠實fans喔! 這本小說在我心中是NO.1的呢
    還有我也好喜歡妳在眾多小說出的「好想你」、「天使棲息的窗口」這幾本呢本 :D

    嘻嘻,我沒有撒謊喔..還記得好久以前,我有寄一封信給晴菜,還記得那時候晴菜還有回信給我喔 :D (不過發現晴菜還幫我修錯字的時候..真的感覺很害羞,想要盾地而逃)


    每當在日子忙碌得團團轉之餘,能細細的品嘗晴菜的小說,從晴菜的小說裡面,聽晴菜說所謂的「幸福」的時候,也會變得「很幸福」喔!^_^

    總之,晴菜加油喔
    我期待一直看到妳的新作品
    我也都會一直一直支持妳的:D

    p.s.我現在正是個忙碌的考生(汗)
  • 阿潔
  • "那男人"是誰?

    是小晴他爸爸嗎?

    ??
  • 水餃
  • 吳拓明的不坦白讓人覺得很可愛呢!
    不知道為什麼,那男人的字眼一出現,馬上想到那個經理(?)呢,可是邏輯上好像又不對。(吐舌)
  • 嘎嘎
  • 我覺得"那男人"應該是女主角的爸爸 (我猜= =+)
  • 奇奇
  • 其實挺希望看到她跟傅總在一起的。不過看來好像沒望了^^"a
    畢竟她是從小缺乏安全感的人。
    不過「未來」的吳先生說不定是個會讓人感到安心的人。
    目前支持傅總(雖然是人夫=.=凡事都是有可能的)
  • 傅總倒是不像吳拓明那樣內斂呢!一定很懂女人心吧!^^

    helenaw 於 2009/07/23 14:25 回覆

  • 蔚翎
  • 看完-夏日最後的祕密-已經有好一陣子了~~就回過頭來再看一次-紅豆-
    晴菜姊接也沒有再新增 應該不會就此停產吧?希望不會><
    不管多久我都會等喔!因為好作品值得啊! ps:這篇有發現錯字唷~~是"瓷"碗 不是"磁"碗喔~~

    by蔚翎 11.05.18
  • 我也不希望停產呀!但沒靈感就是束手無策呢!(搖頭)

    helenaw 於 2011/05/18 15:0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