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對了!阿宅也會參加舞會嗎?」

  留意到阿宅被晾在一旁,簡直跟隱形人沒兩樣,明儀體貼地找他聊天。雖然依舊和他不熟,不過打電話去男宿時,有幾次是阿宅接的,就不覺得那麼陌生了。

  疏於整理的關係,阿宅瀏海很長,大半時候幾乎都快蓋住眼睛,以致於很容易忽略這個人的長相,即使前幾分鐘才見過面也一樣。

  明儀喜歡他的謙虛靦腆,她知道他會自動去做別人不願意碰的事,比如搬開路上有可能會絆到人車的大石頭、會熱心向問路人指路、還會衝上前頂住別人肩頭快掉下來的重物,即使那些受他幫助的人事後多半不會記得他的樣子,阿宅還是以他隱形的姿態做了許多好事。

  如果他能夠更大方勇敢就好了。

  一有人和自己對話,阿宅立刻聞風喪膽,慌張掉了筷子。這種反應叫小茹更是打從心底討厭,她別過頭,兀自喝起湯。明儀彎腰撿起滾到腳邊的筷子,起身幫他拿了一副新的回來。

  「謝、謝謝。」他連道謝都顯得惶恐。

  「你還沒說會不會去舞會。」明儀不想放過他,又把問題帶回來。

  阿宅抿起一抹羞澀的微笑,想講話,卻支支吾吾找不到合適的開頭,許明杰搶著幫他回答:

  「這傢伙!肯定是要窩在電腦前跟網友聊天吧!」

  「網友?小茹也喜歡在網路上和別人聊天耶!對吧?」

  「嗯!」小茹還是愛理不理。

  「誰說的!我已經、已經邀她跟我一起……去舞會。」阿宅理直氣壯地開場,可惜最後還是愈講愈小聲。

  「對方是女生呀!」

  「應該……是女生吧!暱稱叫、叫『晴天娃娃』。」

  這時,小茹嗆了一口湯,猛烈咳了起來!

  明儀幫忙拍背,小茹用衛生紙摀著嘴,咳到眼眶泛淚,好不容易停止了,卻沒來由站起來說要先走。

  「咦?小茹!」

  「幫我收餐盤喔!謝啦!」

  她頭也不回抓起背包離開餐廳,留下一頭霧水的明儀。

  吃過飯,一起離開餐廳,許明杰刻意走到明儀身邊,問道:

  「對了,上次說要請妳喝東西,還記得嗎?」

  「唔?」她困惑回想,終於想起上次校慶他的確說了那樣的話。

  可是,當時她以為許明杰班上攤位在賣飲料,他才禮貌性地那麼說,況且,那都是一個月以前的事了。

  「請我喝那個就可以了。」剛好路過一台販賣機。

  「不行!那怎麼可以!我可不是隨隨便便說要請妳喝東西。」

  他一派認真,接著語氣更加柔和:

  「聖誕夜那天,請妳喝吧!」

  她訝異地站住,那份溫柔似曾相識,她懂,那是對待心裡喜歡的人的自然流露。

  他以那樣的溫柔故意約在聖誕夜,一定有什麼特別用意吧……

  明儀閃避他注視,不知所措地紅著臉,然後悄悄瞥向前方正駐足等候的程硯和阿宅。距離並不遠,他們一定有聽見許明杰的話,一度和程硯平靜的眼眸相對,欲言又止之際,許明杰強勢打斷他們之間的目光,開朗地下結論:

  「那我就當妳答應囉!聖誕夜那天晚上,時間要留給我喔!」

  「欸……」

  見她轉為焦急,他噗嗤笑了出來,苦澀地:「抱歉,我這像是在趕鴨子上架吧?一定很惹人討厭。」

  「不是討厭啦……」

  「那就是喜歡?」

  他再次不按牌理出牌,那份淘氣簡直和顏立堯如出一轍,害明儀當場愣得啞口無言。

  「聖誕夜那天我會去接妳,等我電話喔!」

  不給她說下一句話的機會,許明杰揮揮手就跑掉,而程硯和阿宅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自行離開。途中,阿宅打破沉默,用蚊子般大小的音量說:

  「剛剛蘇明儀看你的樣子,像是要你救她耶!」

  「……我又不是她的誰。」

  他試著置身事外,卻又在說完那賭氣的話以後,感到一絲後悔。阿宅本想搭腔「好酸喔」,最後還是識相地把話吞回去。

  而許明杰也沒再回到他們行列,他一直跑到英聽中心才停下,一度環顧四周,納悶自己來這裡做什麼。

  「可惡……」

  他頭靠著冰涼的大理石柱,不管往來的外文系學生,對著地面懊惱閉眼。

  氣溫又逐漸下降,瀕臨十一度的低溫,樹木不再覆有翠綠的枝葉,陽光的強度怎麼也敵不過寒流,那樣的風一吹,一年又即將過去。

  有的人在悸動與不捨之間徘徊;有的人不小心陷入挽留與放手的掙扎中;還有的人,只為了賭一口氣,寧願做出自我厭惡的事……

  然而「時間」,仍在人們猶豫的時候,停止不了地流逝了。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haha
  • 等了一上午,終於等到晴菜上菜了(開心)^^
  • 張娟娟
  • 天啊!
    都快被急到內傷了~可惡可惡!
    雖然不意外許明杰會約明儀去參加聖誕舞會,不過看這樣子應該是想要搬回一點面子吧?
    否則,他怎麼會這麼急著約她呢?而且還是在程硯面前!說他不是故意的,我還真不相信!

    其實,阿宅還蠻會觀察得的嗎!總覺得他跟程硯一樣,都是很細心的男生喔!
    看這樣程硯的反應感覺還是很在乎嗎!
    我就拭目以待著程硯接下來會有什麼動作吧!XD
  • 嗯!他是故意的!

    helenaw 於 2011/08/08 15:15 回覆

  • 小昭
  • 咦咦咦~我是第一個嗎??不會吧!! 好開心喔~(灑花)
    呵呵!程硯終於有稍微吃醋的時候啦> <
    不過說真的,許明杰給人的感覺真的有點像顏立堯呢!!
    賭氣的說出那句話的程硯
    總覺得有說不出的可愛: )
    P.S原來小茹的白馬王子就是阿宅呀~~
    果然緣分是一種很巧妙的東西....



  • 一半夢想者
  • 程硯真的好ㄍㄧㄥ喔!
    為什麼總是這麼壓抑呢?
    這樣子會有很多人沒辦法發現你真正的好呢!
  • 悄悄話
  • 風中飄飄維
  • 哈!我就知道,晴菜姐你這個梗用得太好了吧~那個"晴天娃娃"就是小茹對吧~XD
  • vivi5416
  • 大爱晴菜的文章❤❤
    会持续支持 :D:D
  • 謝謝你!^__^

    helenaw 於 2011/08/08 15:17 回覆

  • 邱湘慈
  • 哈哈!!!程硯講那句話的時候好可愛喔!!! :)
    晴菜大大~~ 其實我從 對面的學長和念念 那本書時就一直很喜歡
    你寫的小說耶!!!:">
    不過真想知道那本書現在還有在賣嗎??:) (我是在學校的圖書館看到的:D)
    可以告訴我嗎??? :)
    永遠支持你!!!!!!!!!!! :">
    我算是新面孔吧!!!:))
  • 應該買得到吧!在網路書店還看到過呀!

    helenaw 於 2011/08/08 15:20 回覆

  • 桑
  • 程硯口上故作滿不在乎的樣子,心裡其實在意得要命吧,理智上告訴他自己他只是負責照顧蘇明儀而已,但情感上卻又不自主流露他對蘇明儀的心意,這種理智與情感間的拉扯戰實在痛苦。
  • Sheng2
  • 晴天娃娃=小茹?
    看來應該會很有意思哦~
    程硯心裡其實應該很掙扎吧...
    有些人覺得明杰有點混蛋,但是站在他的立場看,程硯一直沒有說什麼,那麼明杰要追應該也沒有錯吧。

    很喜歡晴菜小說裡那種淡淡的幸福,不需要很誇張的劇情,但卻能牽動人心,很棒哦~
    加油!

    來自馬來西亞的讀者
  • 太誇張的劇情我寫不出來啦!功力不夠~ :p

    helenaw 於 2011/08/08 15:23 回覆

  • a102322
  • 程硯啊~~~~~~~~程硯啊~~~~~~~~
    你還在等什麼啊~~~~~~~~你還在等什麼啊~~~~~~~~
    看完這回我只想對程硯如此吶喊XDDDDD
  • veganbakeray
  • 感受到他們之間的互動是愉快的,可是此時我竟然是站在顏的立場去看這些情景的

    如果我在天上看到曾經很貼近的人,愈來愈遙遠,只因為人間的人離幸福愈來愈靠近,但幸福無緣與之共享,遺憾但還是含淚祝福的飄然遠去
    很心酸呢

    可能現在鬼月,這一篇的心境會讓陰陽相隔的人引起無形中的共鳴,我也染到這種捨不得的磁場
  • ~~~~~~~~
  • 這篇真的很高潮欸哈哈哈哈

    我超喜歡最後一段的喔 非常的有感覺

    不過我覺得 真實生活中

    真的有很多這樣的事發生 就是....

    明明他們是互相喜歡 可是就是差那麼一點點的勇氣與誠實

    然後就錯過彼此了

  • 我覺得現實人生中,要真的開口說喜歡是件非常艱難的事耶!
    電視和漫畫演的不算~

    helenaw 於 2011/08/08 15:28 回覆

  • KUAI
  • 只為了賭一口氣,寧願做出自己厭惡的事......
    這是在說許明杰嗎?
  • 是的!他可能原意不想那麼強逼明儀的,只是又不甘心哪~

    helenaw 於 2011/08/08 15: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