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這個……這個狐狸精─!」

  夢露咬牙切齒地咆哮,還拿著週刊直接攤在許靜面前:

  「妳看!是她吧?妳那個一九○的同事!」

  夢露記不住阿海名字,總是以身高稱他是「一九○」,施佳懿的名字她更叫不出來了,但說什麼也認得她的外型和那天來店所穿的服裝。

  由於施佳懿沒有被拍到臉,媒體並未大肆報導這張合照,偏偏夢露有收集關子民所有情報的習慣,不然不愛看電視的許靜可能也沒機會見到這張照片吧!

  狀似相擁的畫面倒映在她紋風不皺的視野,只有一秒鐘的停留,她闔上書頁推回給夢露,半安慰道:

  「記者喜歡亂寫,妳不用太當真。」

  不管夢露的抵死不信,許靜將修剪完畢的盆栽捧出去曬太陽,揚頭,那處片場正沸沸揚揚上演驚險的追逐戲。關子民必須以飛快的速度爬上四層樓梯,再從逃生窗口躍入另一棟公寓的窗口內,中間的防火巷並不寬,不是太困難的距離,然而隨著NG一次又重頭再來,許靜的呼吸就跟著暫停一次。

  關子民不用替身,他說這樣比較有話題性,那倒是真的,除了攻上新聞版面外,天天守在片場只為瞻仰他帥氣身手的粉絲有增無減。

  目不暇給的高難度動作和粉絲的尖叫聲,都令許靜心情愈來愈紊亂,最後無奈闔眼,放下盆栽,回到座位上繼續聯絡可以提供「藍色妖姬」的花店。

  時間已經迫在眉睫,對於這次合作的廠商所要求的一萬朵,至今東湊西湊,勉強只能湊到三千朵。要是再不加把勁把數量湊齊,「六個腳印」的命運便是等著被龐大違約金給壓垮。

  半小時後,夢露送一束花到附近學校,沒離開過桌前的許靜被門口闖入的人影嚇一跳!

  「噓,是我。」

  關子民食指放在嘴上,閃進半個人高的花架後面。許靜見店外有一群粉絲探頭探腦地經過,唸著「怎麼不見了」,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都走掉了。」不久,她說。

  關子民從花架後走出來,鬆口氣,立刻又想到什麼:「妳同事呢?」

  「她出去外送……你到底要做什麼?」

  他隨意撿張比較大的椅子坐下,還舒服地往椅背靠。

  關子民閉上眼回答:

  「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小時,本來想補眠,可是外面吵得不能睡覺。」

  原來他是在找安靜又隱密的休息場所,許靜有些緊張:

  「你也不能在這裡睡啊!」

  「拜託啦!我累到連吃飯都沒力氣了,睡十五分鐘就好。」

  他一翻,側著身子,不到五分鐘,就真的累到睡著了。

  許靜沒轍地等他一會兒,確定他不會醒來,這才走到他身邊,原本只想看一眼,卻移不了視線。

  好久了呢!已經好久沒這樣好好看他,在電視上的關子民總有不真實的感覺,現在呢,沉睡的側臉反倒有幾分孩子氣,尚未經過社會洗練,是那個老愛爬教室窗戶的男孩子,臉上經常掛著打架留下的瘀青和傷痕。

  「喂!許靜,下禮拜五來海邊一趟。」

  一個放學午后,她還留在教室抄筆記,關子民從窗口冒出來,而且像猴子一樣蹲在窗檻上。

  對於他任性的要求,她見怪不怪,繼續認份寫字:「有什麼事?」

  「重要的事。」

  「那就現在說吧!」

  經過幾秒鐘,並沒有得到回覆,她狐疑抬頭,觸見他猶豫地緊閉雙唇,靦腆著,不再活蹦亂跳。

  並不是平常的關子民。許靜這麼直覺,不知怎的,跟著心跳加快。

  「……現在講不出來啦!」

  掙扎許久,他鬧彆扭般站起身,臉藏在窗櫺後面,許靜只看得到他的頎長身形和秀氣嘴角。

  「……是不好的事嗎?」

  「嗯……可能是天底下最好的事了吧……如果成功的話。」

  他那見不到全部的臉、改不了自我的語氣、只說一半的答案,都讓許靜默默地……默默出了神,紅了臉。

  也許是夕陽緣故,關子民的臉龐彷彿微醺起來,她始終記得那天從教室望出去的天空,還有關子民臉上的青澀,是很美的顏色。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谷星慧
  • ya 頭香嗎?

    要告白嗎?

    好開心好開心
    開學了心情不好因為你的書終於有好心情 :)
  • 是呀!本來順利的話就是在海邊告白了呀!

    helenaw 於 2013/02/25 14:34 回覆

  • a102322
  • 哈哈,他們的學生時代相處讓我想到珮珮和高至平:D
  • 珮珮比較兇啦!^^

    helenaw 於 2013/02/25 14:3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