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節的更迭,不知不覺。

我停好車,摘下安全帽,因為突來的心事而發了呆。回神之際,四周已是滿滿一片蟬鳴。

不知道那些蟬蜇伏在哪裡,聽上去無所不在。

「夏天到了呢……」

我喜歡蟬鳴,那聲音好有活力,而且只有在這個季節才聽得見,一想到這個短暫性,就覺得彌足珍貴。

像個傻子在原地聆聽一會兒,然後走進尚未營業的鐵板燒店。

今天是中午的班,刻意早到不少時間,我想在大家報到之前先把預備工作通通做完。

沒辦法,最近心煩意亂,打掃大概是我的紓壓方式吧

踏入店中,腳底下的地板有剛被拖洗過的觸感。

是誰搶先我一步啊?

好奇走進亮著燈的休息室,阿倫前輩正坐在裡頭,翹著腿看書。

休息室只開一盞燈,他聚精會神閱讀手上的書,晚了幾秒才發現我。

「啊……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

他用筆在書上寫一些字,像在解題:

「就算妳沒來,不會的地方還是不會。」

難得目睹阿倫前輩在看書,總覺得不該打擾這麼稀有的畫面嘛!

「在準備考試嗎?」

「嗯。」

他對私事依然蜻蜓點水,我識相地表示要去看看還有哪些預備工作要做。

「高麗菜還沒洗,我跟妳去吧!」他放下書。

我們合力將一大籃高麗菜抬到店外的水龍頭下,阿倫前輩負責撥開高麗菜,我負責清洗葉片。

剛開始,是一連串機械式的動作,只是太單調的氛圍容易讓我回到鬱悶的情緒,特別是被拉回在802撞見老四父母的光景。

啊……好想消失到哪裡去……

「原來妳煩惱的時候是這個樣子。」

我抬起眼,阿倫前輩正興味打量著我。

「有煩惱是正常的吧!」

他隨手撥下幾片菜葉,又說:

「之前在山上,記得妳說過,既然還活著,甚麼都可以做。同樣的話對妳沒幫助嗎?」

我都快忘記自己說過那麼大言不慚的話。

「想要不顧一切地活著,還是很難的。」

我老氣橫休地嘆氣,他笑了一下。分工合作的期間,我突發奇想,阿倫前輩的處境搞不好和我相似。

「前輩,你見過小純的爸媽了嗎?」

他迅速看我,手中的高麗菜滾落在地。

「沒有。」那是他在慢吞吞將高麗菜撿回來之後回答我的話。

「如果小純想帶前輩見父母,你會不會害怕?」

「妳要準備見公婆了?」

「沒、沒有!可是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總有一天,那個日子一定會到來的吧!」

「與其說害怕,倒不如說,已經可以預見結果了。」

他再次揚起嘴角,那抹笑,含有幾分同病相憐的意味:

「妳也是這樣子嗎?」

「我……很害怕,非常、非常地害怕,害怕自己真的一無是處。」

這真不像我,我很少會主動跟別人示弱的,就連小純都沒找她傾訴過。老四問我最近怎麼心事重重,我也避重就輕。

和老四父母共處在802號房那短短十分鐘不到的時間,真的把我給嚇壞了吧!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