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仔細看,踩過的落葉變紅變多,入夜後的氣溫又偏低一些,出門時得添件外套。

在打工的便利商店幫客人結帳,拿著遞上來的報紙刷價錢,不小心會想起那篇刊載小西新聞的報導。那一份報紙現在應該已經發黃,堆積在回收場的某一角了吧?

課輔的教室裡,空了好一陣子的座位終於來了新主人,一個活潑愛笑的孩子。剛開始我不太習慣,時間一久,那孩子出現在那個座位上的光景也就成為一般日常。

聽說,小西的骨灰最後讓親戚帶走,帶去哪裡,沒人知道。

小西曾經存在於這個世界的蹤跡,自然而然,被時間無聲無息吞噬掉了。

我照往常一樣過日子,上課、打工、回老家。不期然遇見在球場和喬丹打籃球的老四,他會哈哈大笑著,笑得無憂無慮,只有在不小心觸見我的那一刻,一道只有我們才會懂的傷痕,在他深邃的瞳孔底……緩緩蔓延開來。

我和老四並沒有在一起。說也奇怪,我們默契地各自過著各自的生活。小西的事帶給我們的傷痛太過強烈,兩個背負同樣傷痛的人在一起,會把正在癒合的傷口又挖穿似,我們這樣地逃避著。

十月中旬,終於有了好消息,阿倫前輩考試通過,可以到澳洲留學了。

鐵板燒店的同事知道以後,準備幫他辦一個慶祝會,時間就訂在晚上打烊後,他們也邀我一起參加。

為阿倫前輩高興的同時,我也為小純擔心,還沒確定可以去澳洲前就哭得淅瀝嘩啦,現在木以成舟,真不敢想像小純會多麼傷心欲絕。

不過直到小純要出門打工,她都沒有異狀,我還是偷塞三包面紙在包包,以防萬一。

大約九點半來到店裡,他們好久沒見到我,這一出現,給我好熱情的歡迎,受寵若驚哪

「瑞瑞,妳走了以後,好多客人都在問妳怎麼不做了,要不要考慮回來啊?」

「喔!還有,記不記得有一個每次都坐那個位置的男生,戴黑色眼鏡那個,他也有問過妳耶!一知道妳沒做,超失望的!然後就沒再來了。我看他八成是想追妳!」

「而且妳不在以後,奧客就沒人趕,阿倫沒辦法應付女生,上次店裡來了一個要求高級餐廳規格的歐巴桑,把阿倫氣到直接丟鏟子走人。」

「我沒有生氣,只是懶得理她。」阿倫前輩淡聲插嘴。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搶著講,好不熱鬧。

我還發現,小純已經成為這間店的吉祥物,小小的,萌萌的,擺著很可愛……不是啦!工作忙壞的時候看著很療癒,雖然在工作上難免笨手笨腳,不過已經能夠和大家相處融洽。

時間不停前進,這個世界的變化也從沒停止過。我在偶然安靜下來的短暫時刻會陷入一種不曉得該高興或是懷念的情緒中,直到店內打烊,大家端出一個大蛋糕和一瓶紅酒,才和大家一起高聲叫好

每個人都說了幾句祝福阿倫前輩的話,小純也說了,卻是以店中晚輩的身份講了中規中矩的賀詞,並沒有什麼特別。

最後輪到阿倫前輩發表感言,他被大家拱著站立,好像不是太喜歡這種萬眾矚目的場合,聽說這慶祝會還是瞞著他辦的。

「我不愛唸書,對於去國外留學也沒有憧憬,不過,」

此時他的目光意有所指地移到小純身上:

「如果是為了重要的人,努力一次也不壞。」

別說小純,大家都聽得一頭霧水,這是哪門子的感言?

「阿倫你到底在講什麼鬼?」

「雖然聽不懂,可是總覺得跩得很欠揍。」

他沒管大家此起彼落的抗議,正對著小純,朗聲點名她:

「何小純!」

「呃……是、是!」我身邊的小純立刻起立,還不小心把板凳撞翻。

我彎腰幫忙把板凳扶起,同時聽見阿倫前輩比什麼都還堅定的聲音在關門的鐵板燒店迴響。

「我知道三年的時間很長,要女孩子等那麼久太自私,可是,我想厚著臉皮自私這麼一次。」

他歇了歇,望望已經說不出話的小純,柔煦地把剩下的話說完:

「因為太想和妳在一起。」

語畢,鐵板燒店歡聲雷動,都快把屋頂震垮!阿倫前輩和小純的交往向來低調,在大家眼裡卻是心照不宣的事,如今親眼見證寡言的阿倫前輩最真摯的宣言,把我們這些人都閃瞎了。

我們的焦點隨即轉移到女主角小純身上,她看起來十分感動,水汪汪的眸子淚光流轉。

就在我打算要把面紙拿出來,小純鼓起勇氣回話:

「要我等你,我沒辦法答應!」

啊?出乎意料的打槍,叫我們個個傻眼,阿倫前輩也愣了一愣,但小純接著說:

「我還有一年才畢業,所以請你等我,我會去澳洲找你!」

那時我們才知道,原來小純早有計劃去澳洲留學,她打算花一年多的時間衝刺,憑她的家庭環境,安排她出國念書輕而易舉。

小純的宣言簡直太無敵了,我們打從心底折服。

「哇塞!結果你們兩個都要去澳洲啊!」

「狗狗!妳真的是忠狗,追阿倫追到澳洲去!太強了妳!」

他們興奮地把小純團團圍住,小純半羞澀半開心地掩住嘴,跟著他們一起咯咯笑個不停,半途阿倫前輩把其中一位前輩撥開,冷冷命令:

「不要叫她狗狗,有沒有口德?」

小純半途離開他們,走來,衝著我不知所為地傻笑,我也是,然後伸出手抱住她頸子。

其實也想不透為什麼想要抱她,就是發現……小純長大了,變勇敢了,甚至連澳洲那麼遠的地方都可以飛去。

忽然好羨慕哪!

我們慶祝到快十二點才收攤,關好燈,幾位前輩走在前頭,阿倫前輩和小純墊後。我回頭想叫小純跟上,卻撞見才剛踏出門口的她冷不防被阿倫前輩拉回去,踉蹌跌入他懷裡。

在她還沒來得及反應這是怎麼一回事之際,他捧起她的臉,溫柔親吻著小純。

在半漆黑的店門口,在一票同事的後頭。

未來到了澳洲,也許真正的考驗才正要開始,不好走的路,只靠一個人努力,可能會很辛苦,不過如果是兩個人在一起,互相拉對方一把,就應該可以走得過去了。

為他們感到高興的笑意逐漸休止,我望向店旁那幢公寓大樓,輕易找到八樓窗口,那裡亮著燈,沒有人影,有的……只是燈火闌珊處的孤清。

……覺得寂寞了。

我在想,不是老四一開始不夠坦誠的緣故,也不是學姐在他心上是特別的存在的關係,是我自己沒有愛他的自信。

我不怕別人的冷嘲熱諷,那並不會傷害我,我害怕的是,老四眼中的我無法與他站在同一個世界,那並不是老四的錯,而是我無可救藥的自卑感作祟。

沒有傲人的家世,也沒有可誇的一技之長,未來的人生有可能得守著一間麵店,說好聽點是平凡無奇,中肯點是一無是處。老四為什麼會喜歡這樣的我呢?

那樣的疑問總是在幸福時刻扎著心。

從前,當老四牽著我的手,心臟會輕輕作痛。雖然放開手會好一點,不過,因為太喜歡老四,於是我又會歡歡喜喜地跟上去,拉住他,任由那樣的痛楚悄悄擴大。

直到我終於找到藉口……放開他的手。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lenaw
  • 貼完文章,順便看看後面的稿子,剩沒幾頁。
    快完結了呢!停筆的時候落寞一次,現在即將要貼完全部的故事,又再次悵然若失。
    好不容易真真切切投入他們的故事,又得告別了。
    有相遇,就勢必迎來終有一天的別離吧!
  • 龔昱豪
  • 到現在還是對這個故事留戀,總會想之後老四和瑞瑞還有好友們的發展會如何,日子總得過...但如果有他們的日子似乎更開心一點,這個故事後續會持續下去,只是我們停留在結尾!期待下則故事了啦!
  • 嗯,想念他們的時候再來寫個番外就好了,對吧?XD

    helenaw 於 2017/11/15 13:4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