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也把他拍過的片子播映出來給我看,怎麼說呢?以我這還算半個專業的人士來看,他的手法還是太生澀造作了,不過幾個取景的手法倒是偶有佳作。

  我們待在沒開燈的客廳,看過一部又一部的短劇。

  我趴在桌上,凝視畫面中的小林薰在外面那個紅色郵筒旁聽見有人叫她而狐疑回頭,飄蕩的牛仔裙擺,揚起的髮稍,就連頭上那支蝴蝶髮夾看起來都快振翅高飛。外行人也看得出拿攝影機的人對這女孩懷有一份特別的情感啊!

  「怎……怎麼樣?」拓也故作滿不在乎。

  「反正是夢想啊!」我掉頭笑笑地回答他。

  他不高興起來:「這算什麼?妳就直接說我沒才能就好了。」

  「我是說,既然是夢想,實現它的空間不是很大嗎?」

  「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安慰人的話。」

  「夢想啊……」我站起身,舉高雙手伸懶腰:「是不能憑一時之言來斷定結果的嘛!」

  拓也當下並沒有回話,等我走到電視機前將片子拿出來,他忽然開口:

  「那妳呢?」

  「嗯?」

  「現在說要放棄當歌手不會太早嗎?」

  我因為發現自己無法當即立斷地回答他而感到驚訝,拓也犀透的目光已經洞悉我的徬徨一般,害我覺得有些丟臉。

  「啊!這裡還有一片還沒看。」

  我顧左右而言他地去翻找攤在桌上的帶子,誰知拓也一個箭步上來,搶走我手上什麼都沒標明的母帶。

  「那個不行,那個是……」

  「A片?」

  「不是啦!總之,這個是拍錯的,不用看。」

  就算是拍錯的,也不用這麼緊張吧!

  然而隔天上學,拓也把他給我看過的那堆影片通通送走了。

  他在校門口遇到小林薰,很不巧的,她和她的混蛋男友一起上學。

  「一直想要給妳,卻沒有機會,昨天跟她一起溫習過一遍了,就想今天一定要拿來給妳。」

  拓也把我們昨天所看過的那些帶子都裝在紙袋中,交給小林薰。這時混蛋男友翹了翹他濃密的大眉毛,一副「你這小子想搞什麼鬼」的態度,接著他注意到我,竟然趁機對我輕挑地撂下巴,果然是混蛋!小林薰掉向站在拓也身旁的我,用心打量,彷彿想問我是拓也的什麼人、為什麼他肯讓我看他拍的片子,不過她抿抿唇,然後收下紙袋。

  「謝謝。」

  不等拓也說話,混蛋男友急著把小林薰帶走,小林薰則不時邊走邊回頭,拓也雙手往褲袋一插,帶著幾分無奈的微笑目送她離開,像是說著要她不用擔心。

  「你沒備份?」我問。

  「幹嘛備份?將來等我拍出很棒的片子,就會有人來求我備份了。」

  我瞥他一眼:「很有自信嘛!」

  他低下頭看我,揚起嘴角,是一個十分清朗的笑容:「反正是夢想啊!」

  「不過,這樣好嗎?那些可是有小林薰的影片喔!」

  「那些是回憶,回憶保存在腦袋裡就可以了。」拓也又說起道理了,他背正書包朝校門口走去:「將來,有未緒入鏡的影片才有可能大賣,不是嗎?」

  我睜大著眼,不敢輕易動彈。

  他叫我的名字了!拓也叫我未緒了!是那樣自然地好像我一直生活在他的歲月裡……

  望向拓也走掉的方向,他寬大而可靠的背影,寫著甩開過去的輕鬆,同時也伴隨失去的落寞;而我,有一點點高興,也有一些些感傷。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想為別人祈禱,祈禱那個人有一天真的可以得到幸福。




****************************************************************************


~因為熊先生和小女孩那樣純真、良善的際遇的確存在著,我們的人生才值得去期待明天又會和誰相遇吧!拓也。~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