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美國第四年的冬天,柳旭凱依舊和子言共度寒假,比較不同的是,他今年夏天就要畢業了。

  「子言。」

  他罕見地拉住她的手,用一種別具意義的方式,牽她的手。子言因為他意外的舉動而回頭看他,在他兩枚褐色眼眸中尋見一種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真誠,動人發亮。

  「明年,我再也沒有藉口來找妳了。」

  她低著頭,緊張得手心沁汗。

  「我其實不該一直來找妳。明明告訴自己應該死心,也參加過幾次聯誼。只是每一次妳對我微笑,高中時代喜歡妳的心情好像就回來了。」

  柳旭凱依然握住她微微顫抖的手,不讓她有逃脫的機會:

  「我聽說,妳以前喜歡的那個人已經沒有聯絡,那麼,就別再等了。」

  ……等……等什麼?

  「我沒有在等。」

  「那我,可以做妳的男朋友嗎?不用現在回答我也沒關係,我可以再等一陣子。不過,請妳好好考慮,再給我答案。」

  「……好,我會想想。」

  她說好。柳旭凱喜出望外地露出陽光如昔的笑容。

  「我明天沒有課,你幾點飛?」子言在他離開前匆忙問。

  「很早,妳不用來送。」

  「告訴我幾點,你來美國這麼多回,我總得送你一次。」

  她說起話都變成熟了,瞅著柳旭凱,甜甜彎起嘴角。

  飛機在清晨七點起飛,子言目送柳旭凱搭上的那架飛機,在機坪上滑行,拉高,遠去。

  試著……體會當年海棠送她離去的光景、感觸。

  尾隨的驟風撩起她髮絲,她的髮,長了又剪,剪了又長,今年,又蔓延到腰際了。




  回到家,打量稍嫌凌亂的房間,釐清自己的想法之前,決定先把環境好好整理乾淨。

  掃到一半,有個大紙盒從書架最上層掉下來,子言大叫一聲,丟開撢子,奮力抱住它!

  「這是什麼?」

  她搖搖盒子,打開,那年的點點滴滴全跑出來了。

  子言小心翼翼將那棟木造房子模型拿出擺好,紙盒覆上厚厚的灰塵,房子卻沒有,完整得宛如昨天才剛被做好。

  她都快要忘記它的存在,不過,電燈開關在哪裡倒還記得。

  子言點亮燈,看著和煦的光芒溢滿了小房子。

  『希望有一天……真的能幫妳蓋一棟可以住的房子就好了呢!』

  她在懷念的光輝中恬靜一笑,稍後又為了那不經心的笑意而感到不可思議,接觸到和海棠有關的事物,會笑了。

  她,是不是變得比以前勇敢了呢?

  海棠的放手,有沒有讓她變得更好?如果他未曾放手,她又會過著怎樣的人生呢?

  她想知道答案,這四年等待的意義,她想聽見一個答案。




*********************************************************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凡事包容,凡事相信。愛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書13:4~8」~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