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告白也就要隨著時間流於不了了之。

  湘榆沉不住氣,三番兩次要我去問清楚,我不問,她就要問。

  「他一定會告訴我的!」不知打哪來的氣勢,我異常的信誓旦旦。

  不是因為喜歡他才幫他講話,而是真的認為他不是那種連回覆都做不到的膽小鬼,曾經那麼保護女朋友的顏立堯,不會拿感情這種事開玩笑。我覺得他需要時間來思考,即使是拒絕,他也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偶爾,當周圍同伴吵成一團的時候,他會無意間出現心事重重的樣子,像是煩惱很多,又像是什麼都不想。直到我叫喚他第三次,他才如夢初醒地看我。

  「上課了,回座位。」我試著恢復風紀該有的樣子。

  「啊……喔!」

  他回頭瞧瞧走廊上的廣播器,似乎想不起剛剛有沒有敲鐘,然後舉手巴了同伴的頭一掌:

  「喂!上課了啦!」

  他的同伴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這才不是顏立堯!平常他一定會推三阻四地賴皮一番,甚至痞痞地對我開起玩笑。我狐疑的目光隨著他回座位,他一坐下,把課本從抽屜拿出來,一抬眼又對上我,我以為先移開視線的人會是我,畢竟他那一眼來得又深刻又多情,哪知他飛快別過頭,右手找不到事情做般地搔了搔頭髮,亂羞澀的氣氛,害我也趕緊躲回自己的位置。

  啊─好想趴在桌上大叫喔!

  我私心認為,在顏立堯心目中,我和其他女生不太一樣,是他比較在意的,否則他就不會親我了。他看著我的方式和對待其他女生不同,我說不出哪裡不同,卻感覺得出來在溫柔和專注力上的微妙差異。

  只是,說實話,這樣的等待好煎熬。我停不下來的猜臆,他捉摸不定的眼神、表情,在事情明朗之前都被巨大化地充斥在生活中每一個片段。

  原來和他同班,會是這麼痛苦的一件事。

  一次體育課,體育老師寬宏大量地允許我們去運動也好、去準備明天月考也好,總之下課前五分鐘要回到操場集合點名就行了。

  顏立堯理所當然地跑去打球,他真是不可思議,很少在學校看見他唸書,可是成績總能名列班上前五名。對於運動也不是太熱衷,往往下場玩個五六分鐘便厭倦似地跑去跟別人哈啦。

  至今為止曾經讓他全心投入過的,大概只有那位前女友吧!

  其實,不用顧慮那麼多,直接對我說「不喜歡」,也不是太嚴重的事呀……

  早點讓我死心,也許我就可以早一些去喜歡顏立堯以外的男生了。

  我心煩意亂,暫時不想見到他,就連跟他呼吸同一個地區的空氣也不願意。於是走向圖書館,那個打從入學起進出不超過五次的地方。

  「好溫暖喔!」

  才踏進圖書館,操場的喧囂和寒冬的凜冽立刻被室內昏黃的光線阻隔於外,裡頭的空調從天花板的送氣孔吹送著一股書本濃濃的氣味,乏人問津的花崗石地板印上我刻意放輕的足跡,我在迷宮般的書牆間漫步。「哲學類」、「宗教類」、「應用科學類」、「美術類」……書本依著門牌號碼整齊陳列,而我遊戲般的指尖一一滑過它們被貼上號碼標籤的封皮,有時遇見有興趣的書名,隨意抽出來翻一翻再放回去。

  我不是真的想看書,這裡肅穆的氣氛很有效,漫無目的地走呀走呀,心,就安靜下來了。

  「唔哇!」

  我撞到人了,那個人手上的書也被撞落在地,圖書館阿姨尋著明顯的聲響將嚴峻目光射過來。

  「對不起……」

  我匆匆以唇語道歉,她才繼續忙桌上的文件。將攤躺在地上的書撿起來後,我才看清楚撞上的人是程硯,他不語看著我,一臉受到打擾的不愉快。

  他怎麼也來圖書館?不對,這個人跟圖書館的形象本來就是天作之合嘛!

  「你的書。」

  把書遞出去的時候,我瞧見書名是「教你種出田園生活」。啊?那不是考試範圍,也不像程硯這種菁英份子會選擇的類型耶!

  「我昨晚看的日劇裡,有人把吃剩的西瓜籽種在自家院子,過幾天發芽了,我想知道西瓜是不是真的那麼好種。」

  他不介意讓自己聽起來像都市草包,慢條斯理地向我說明。而我驚訝於他的無聊……不是,他的求知欲還真是無遠弗屆呢!

  我們站在兩排書櫃的出口,靠近窗戶,這裡的光線明亮了些。

  「你可以上網查呀!比較快。」我指指遠處的電腦。

  「既然在圖書館,看書比較自然。」

  不知怎麼,他用「自然」這個形容詞忽然令他不再那麼難以接近。

  「你喜歡看日劇啊?」不是地理頻道或新聞台?

  「有的日劇滿營養的啊!像是『西瓜』。」

  咦?這次的「營養」字眼又為他的親切加分不少耶!可是為什麼他那個句子聽起來怪怪的?西瓜有什麼營養?頂多是多汁又解渴。

  不過,為了不辜負他的親切,我於是又接話:「對呀!夏天我就很喜歡西瓜,冰冰的,咬下去的時候還會聽見脆脆的聲音,一聽見那聲音就完全消暑了。」

  當我愉快地分享完畢,程硯卻不再接下去了。他淨是用困惑的神情望著我,我也只好一頭霧水地回望他,不意,他忍不住笑出來,不是哈哈大笑的那種,而是輕聲而坦率的笑,掛在他清秀的臉上彷彿春天提早降臨在這圖書館的一角。

  原來程硯也是會笑的啊……

  我有點看呆,就不是那麼在意令他發笑的原因了。

  「我說的『西瓜』是一齣日劇的名字,不是真的西瓜。」他說。

  我微微發窘:「喔……」

  什麼「西瓜」?怎麼會有人要把一齣戲叫「西瓜」嘛!又不是要賣水果……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