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十一月十七日當天深夜,據說獅子座流星雨會達到最大值。

  我對天文沒興趣,不過,為了不想笨頭笨腦地和顏立堯一起看流星雨,還因此向哥哥借筆電上網查資料。喔……獅子座流星雨的母慧星是一個叫坦普-坦特彗星,每年十一月,當地球通過這個慧星所留下的塵埃帶時,地球的引力就會吸引大量彗星經過後所留下的塵埃,那就是流星雨,獅子座流星雨則是指流星雨輻射點位在獅子座內而得名。

  好啦!就到這邊,再深奧一點就暫時不必了。

  關上電腦視窗,我鼓起勇氣去找哥哥。他正關在房間趕報告,這幾天趕得心浮氣躁,一地的蠻牛空罐子,哥哥果然有大叔的氣質。

  我敲門進去時,他充滿血絲的雙眼浮腫得厲害,滿臉沒刮的鬍渣,頗有流浪漢的味道。

  「後天晚上有流星雨,我想跟朋友一起去看。」

  我用同樣的話稍早就跟爸爸報備過,爸爸比較沒有警覺性,很快就答應,他八成以為那是學校交待的天文觀測作業吧!

  哥哥就比較上道,他劈頭先問:「流星雨?那不是大半夜才看的嗎?」

  「對,好像是凌晨一點的時候流星數量最多……啊!不過,隔天是星期天,不用上學。」

  慘了,我開始有過不了關的預感。

  「一點?」

  他即使累到快爆肝,頭腦卻清晰得很:

  「那種時間高中生在外面亂晃不好吧?要去哪裡看?朋友是誰?」

  「要到後山看,朋友是……顏立堯。」

  一聽見顏立堯的名字,哥哥原本粗曠的臉變得更兇惡,那代表他相當有意見。打從我們兄妹關係逐漸破冰以後,他也開始克盡本份地管起我的事。

  「算了吧!每年都會有流星雨,等妳滿二十歲再去也不遲。」

  他又轉回去埋頭打報告。我本來有一點點想放棄,可是一聽見哥哥那麼說,忍不住抗議:

  「我只能今年看!明年就要畢業,以後就算有再多的流星雨,都不可能再跟顏立堯一起看了!」

  那是我最害怕的事。害怕得一直小心翼翼,不讓它輕易說出口,好像只要不說出來,就不會有實現的一天。然而,現在竟然破功了,無法挽回的預感開始波濤洶湧地翻騰。

  哥哥於心不忍,最後退讓一步:「我載妳去,再載妳回來,就這樣。」




  十一月十七日當晚十一點,我們確定爸爸已經睡了,哥哥才開車帶我出門。到了後山,居然比市區還要熱鬧,觀星的人熱熱鬧鬧地佔據最佳地點,席地而坐,連小攤販都來了。

  好幾天沒睡的哥哥一看到這麼多人寧願犧牲睡眠也跑來追星,從頭到尾都老大不爽,特別是遇上早已在約定地點等待的顏立堯,臉色更臭。

  「謝謝。」

  顏立堯對他還是很有禮貌,謝謝哥哥特地陪我出門。

  「哼!下次找白天的事情做啦!」

  他丟下一句話便負氣離開,我和顏立堯相視而笑,他牽著我往比較不擁擠的草地走:

  「妳哥有夠性格的。」

  「謝謝。」

  謝謝你不討厭我哥哥,我也很喜歡他呢!

  我們在一處比較乾淨的地方坐下,附近沒有路燈,適應這片黑暗後,顏立堯的臉就能夠看得很清楚。他大概剛洗過澡,靠近他就會聞到清新的沐浴乳香味,瀏海有點濕,幾綹貼在眉宇上,不知什麼道理,襯顯得五官輪廓更為鮮明立體,一直看著,心跳會變快。

  「為什麼今年的流星雨會是五十年一次?」我勤學地問。

  「唔?好像是某個五十年才來一次的慧星會通過,所以掉下來的流星更多。」

  他不是很懂的樣子,虧我先前還那麼努力地作功課。

  「我以為你對星星也很在行。」

  「我不是很喜歡星星。」

  「為什麼?」

  「因為星星會掉下來。」

  「啊?」

  「到目前為止,太陽沒掉下來,月亮也沒掉下來,地球也好好的,不過,天上星星不一樣,是會掉下來的。」

  「……所以呢?」

  「……星星應該在天空上呀!」

  他想了好一會兒,聽來有些隨便地給我那個稚氣理由,偏偏那個理由又可愛得叫人無法指摘他半句。

  這時,不遠處有人發出不小的驚呼,原來有特別閃亮的大流星出現了!我和顏立堯才剛朝夜空觀望,馬上又來了第三顆、第四顆,星星的墜落止不住,一顆接著一顆劃過天際。

  這片小後山到處都是興奮的呼聲,取代原本吃零食和聊天的吵雜,我和顏立堯也忘了繼續交談,就守著閃閃爍爍的夜空出神凝望,熊熊燃燒的星體雨般地殞落,落入心底,這份感動,好灼燙。

  「好漂亮……」

  「嗯……」

  我們不敢大聲說話,深怕破壞這場美景,原本只是指尖碰著指尖的兩隻手,不知不覺已經輕輕牽了起來,除了手指溫度,還有痛痛的感覺。這是我們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一起觀賞的流星雨,五十年後,陪在顏立堯身邊的人就不一定是我了吧!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