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了解我們的人,會用瑜亮情結比喻我們。

  了解我們的人,更是直接了當質問對彼此存在的想法。

  關於那些問題,你一向嗤之以鼻,說我是你在另一個星球上的情人(雖然那也會被我嗤之以鼻)。

  然而,由於明儀的出現,我必須認真思考你和我的關係。

  我曾因為你擁有了她,而冀望過你的消失嗎?

  或者,我曾因為你失去了她,有過一絲慶幸?

  我很清楚,我不是聖人,沒有偉大情操,可如果要我這一生不曾遇見你……

  別人或許不懂,那不要緊,只要你明白就夠了。

  幸會了,阿堯,幸會了。


==================================================================

  「我決定告訴她了,心臟病的事。」

  和明儀交往將近兩年的期間,顏立堯曾經下過那麼一次決心,儘管後來在見到明儀無憂的笑臉時便宣告無疾而終。

  「……是嗎?」程硯不置可否。

  他不想表態,照例惹惱顏立堯,原本在單槓上倒吊的他一股作氣轉回正身。

  「喂!就這樣?我可是煩惱很久才下定決心的耶!」
 
  「本來不是說不出口嗎?」

  「受不了了,一直憋著,痛苦到會想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大叫!而且,萬一以後還得去住院,也不用再傷腦筋想藉口。」

  「也對,既然決定了就去做吧!」

  「好歹給我打個氣吧!『你放心,沒問題的』,像這樣的客套話也好啊!」

  「你什麼時候需要別人幫你打氣?」

  顏立堯縱身一躍,二話不說就握住程硯的手,舉到半空中。程硯愣愣,顏立堯沒輒地咧開嘴:

  「從早上到現在都是這樣。」

  冰涼的。

  早已入秋,依然是天天二十五度以上高溫的日子,顏立堯的手卻透著詭異涼意,就像是剛從冰箱拿出來的一樣。他少見的緊張,就這麼藏在那吊兒郎當的姿態下一整天,也許更長久。

  這時,有個同班男生路過,撞見他們互握著手,露出訝異神色往後退一步。

  顏立堯見狀,親熱地隻手繞過程硯頸子:「這傢伙,是我在外星球的愛人呢!」

  路人甲堆出應付性的假笑,匆匆閃開了。程硯推開他,二話不說就往教室走。

  「喂!開玩笑的啦!」

  顏立堯快步追上,而程硯忽然說話了:

  「既然對方是你喜歡的人,那就不用擔心了。」

  「唔?」

  「再壞的結果,也會因為對方是你喜歡的人,而減輕傷害程度的。」

  顏立堯閉上嘴,停頓幾秒鐘後,哈哈大笑!他上前攬住程硯肩膀:

  「你啊,就連安慰別人的話,也需要動個腦筋才能明白它的意思耶!」

  「很熱,別靠過來。」

  畢業後,顏立堯搭車離開的前夕,他特意和程硯步行到車站。一路的沉默中,不知道為什麼,程硯沒來由想起那一天顏立堯搭在身上的重量和他回蕩耳邊的笑語,以致於身旁好友開口說話時,他還有些反應不過。

  「抱歉啊!你一向行事光明磊落,我知道你不喜歡偷偷摸摸。」

  程硯瞟他一眼,反諷回去:「你在說哪本武俠小說的台詞?」

  顏立堯「嘿嘿」笑了兩聲,最後什麼也沒搭腔,只在踏入車站的前一刻,又意味深長地說了一遍:

  「抱歉啊……」

  當天,陪顏立堯走對面月台的只有明儀一個人。程硯留在剪票口遙望他們,望著顏立堯拖了好長一段時間才走入車廂,望著明儀由慢而快、一步步跟著火車跑了起來,望著自己與對面月台這段短短的距離,只要他願意,馬上可以衝過去將好友攔下。


  「抱歉啊……」


  腦海所響起的聲音瞬間令他愕然止步。車站人來人往的乘客不時擋住視線,程硯站住腳,從縫隙間目送載有顏立堯的列車遠去……

  他才發現,讓他再也看不清的,不是川流的人潮,而是在這盛夏所燃燒的,那眼底溫度。

  明知道日後一定會後悔,分離的那日,他卻沒有追上去。


======================================================================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