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啊,五月一日那天去動了小手術,左手食指裡有一顆疑似Masson假性血管肉瘤,平常會壓痛,所以快刀斬亂麻地去處理掉了。

開刀前原本擔心打字不方便,會影響到稿子進度,後來發現包得胖嘟嘟的手指其實挺好控制的,要它不碰鍵盤,它就乖乖騰在半空中,雖然打字速度變慢,但姑且不算影響到趕稿。

 

手傷-2.jpg

 

剛開完刀,還在笨拙打字的時候,《儘管如此的我們》才剛剛九萬六千多字而已,現在我看著電腦左下角的字數顯示,已經是十二萬六千字了。這樣的字數成長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而已,你們曉得我的重點在哪裡嗎?我的重點是,之前有大約半年的時間都在與《儘管如此的我》糾纏,可是剪不斷理還亂的纏綿讓進度慢得跟烏龜一樣。現在有帶傷的壓力,反倒順便給自己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理由,晴菜好認真,晴菜好勤勞,諸如此類的理由來安慰自己,然後似乎就有拚下去的動力了。(這樣的作者是不是好傻好天真啊~) ()

 

直到今天我的手指還貼著美容膠帶,膠帶下有尚未脫落的硬梆梆的結痂,不靈活地彎曲食指時,終於意識到那些可以用來嘉許我自己的理由即將消失。而我的截稿大限迫在眉睫,這陣子跟家人搶用筆電的緣故,在家中不太有機會一鼓作氣的寫稿,停停寫寫,寫寫停停,就這樣,今天也寫到一個按照慣例的進度。(我這麼說,你們懂得是甚麼慣例嗎?)一面寫,照樣因為融入情節而溼了幾次眼眶,於是,故事也即將來到尾聲。

 

忽然,又捨不得它結束了。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