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吃就冷了。」

一號先生大概講了第二次,她才回神。

艾瑪看看老闆送來的盤子,她只點了白蘿蔔和一碗清湯,簡單,熱呼呼的,鮮甜香氣薰上臉的一剎那,她深深呼吸。

若說這是夢寐以求的關東煮是誇張了點,不過艾瑪真心格外珍惜這次機會。

只是在她感動莫名的時刻,發現一號先生正認真擠醬料到小碟子裡。用「認真」這個形容詞,是因為他抱著比例要相當精準的心態在擠出醬油膏和蕃茄醬。

「……你在幹嘛?」

「我從小時候就這麼吃,要不要試試看?」他以為她在問混合醬料的事。

「不用。」她不想再看一次有人為了醬料如此吹毛求疵。

「對了,白蘿蔔妳最好別吃。」

艾瑪恁地僵住拿筷的手,緩緩抬頭看他,再緩緩問道:

「你說什麼?」

「白蘿蔔太冷,對妳來說沒辦法活血化瘀,還是別吃。」

她放下筷子,故意端起飛機上遇到奧客時必須忍讓的笑臉:「你不是下班了嗎?」

「妳說的對,不過患者就在自己面前吃禁忌的食物,不說又不行。這樣吧!我的一樣食物跟妳的白蘿蔔交換。」

交換?食物交換?她就不相信這天然呆平時有跟小杏做過這麼親密的事。

艾瑪將盤子往前推:「都給你。」

「那……」他為難了:「妳喜歡吃什麼,隨妳夾。」

面對他大方送過來的盤子,她毫不客氣:「因為你說想吃,才陪著過來的。我就算沒吃也無所謂。」

熟識艾瑪的人都知道,在她的字典裡沒有「委婉」這兩個字,不拖泥帶水、一針見血的說話方式,純粹是因為她不想藉由顧慮別人的感受而讓自己觸碰到太多,太多牽絆。

如果他今天心情不好,是不是改天再告訴他比較好呢?這麼說會傷害到她嗎?上次他幫了大忙,要不要找機會回報?只要換個說法,她一定也會明白的吧?

那些種種細瑣的顧慮會讓人不小心陷入別人的生活或思緒,甚至,讓未來都還有交集的機會,她不喜歡。

不料他面帶微笑:「那麼下次妳想吃什麼,換我陪著去吧!」

艾瑪瞪大眼睛,他居然聽不出她語氣中的酸意,這個人是有多向陽樂觀啊?

失去吃東西的興致,艾瑪無所事事看著一號先生安份吃掉所有的關東煮。

醫師袍底下總是素色T恤、牛仔褲和球鞋,身材修長,合身的衣料底下看得出寬實肩膀的線條。他低頭吃東西的時候,長長的睫毛便覆在清秀的臉上。

總是一副人畜無害,慈眉善目,給人的感覺十分素淨,沒見過他動怒,只有一號表情,笑瞇瞇的,笑瞇瞇的,一直笑瞇瞇的。

好想看他發個火,尤其是對小杏。

艾瑪定睛注視,直到一號先生抬起頭,和她對上視線,露出一絲疑惑。

「可以請問你和小杏交往多久了嗎?」

「三年。」不假思索。

「有想過要結婚嗎?」

他正端起湯來喝,猛地嗆一口,連咳好幾聲。艾瑪興味地等他咳完,沒有轉移目光。

「短時間內沒有,小杏說她家庭那邊還需要努力溝通。」

這種鬼話居然也信了三年?到底是笨還是天真?

「如果一直沒辦法溝通呢?」

「我不急。」他頓一頓,接著想到什麼而笑:「小杏說她也不急。」

真是奇葩。

艾瑪打量那張不懂懷疑的臉龐,心裡暗自數算小杏幫他戴過幾頂綠帽子。

沒有尋常的熱情如火,他們這對戀人倒像白開水,平淡無奇,不過,或許正因為如此,正因為沒有了水活不下去,所以才能長長久久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