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不僅沒把手機歸回原處,還隨手拿走了。

回到住處公寓的路上,艾瑪都一直深陷在懊惱和自我反省中,後來才發現一位不速之客在深鎖的大門外等候。

二號?不對,是三號。三號先生是小鮮肉,儘管他現在看上去愁容滿面、惶惶不安,一點也沒有年輕人的朝氣。

「艾瑪!」

他依然直呼她名字,而且熱切上前。艾瑪後退一步,凝起眉頭: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

「上次妳感冒,小杏要我送妳回來……妳忘了嗎?」

很容易受傷的大男孩,十分在意自己沒能刷到存在感。艾瑪正心煩意亂,沒有多餘的心思花對他好聲好氣。

「找我有什麼事?順帶一提,我不喜歡別人到我住的地方找我。」

「可是我又不知道妳的手機……」三號先生一臉委曲,可是他很快就不管自己的失禮,急忙打聽小杏行蹤:「妳知道小杏去哪裡嗎?已經兩天沒跟我聯絡了。」

「她有班,而且……」

而且她本來是要傳肉麻留言給你的。艾瑪深呼吸,硬生生把話又吞回去,再繼續這樣欲言又止,有一天會爆炸吧!

「而且什麼?而且怎麼了?」

「而且,你是她男朋友,她難道沒跟你說過嗎?」

「有,她說她要飛韓國,可是我就是……想確定。」

「連自己的女朋友都不相信,問我也沒用。」

她繞開他,走向大門,不料手肘被一把拉住。穿著帽T的三號先生露出徬徨又著急的表情,依舊不知所措。

「我不是不相信小杏,我是……她好像很喜歡我,可是很多時候我都覺得她隨時會掉頭離開,就像我們平常在道別的那樣,只是她不會再回來了……我常常有這種感覺……我是不是很奇怪……」

艾瑪望著轉為自責又沮喪的三號先生,他話中某些無助的字句觸動到心底。也許她該勸這涉世未深的大男孩早點抽身,可是感情真這麼容易收放自如就好了。

「放開我。」

她輕輕將手抽回來,對這大男孩同情起來:

「小杏的確是去了韓國,她後天就回來,可是空姐隨時都會飛的,有時候是照班表,有時候是臨時需要,我們工作就是這樣……離別就是這樣。」

 

 

跟小杏招認一切吧!

才這麼想,艾瑪又放下手機。出漏子,是她自己辦事不力,向小杏求救就太沒骨氣了。

已經下午兩點多,她還沒想到萬無一失的方法歸還一號先生的手機,奇怪的是,倒也沒人來電尋找手機。

忽然,那支手機有心電感應般真的作響了。艾瑪從床上翻身坐起,上頭來電是市內電話,她心裡有數,猶豫片刻,決定接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