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電梯的時候,他們討論去醫院的方式。

起初,何世良交出車鑰匙:「如果妳願意開車,我的車就在樓下,開車去比較不冷。」

「我沒有汽車駕照。」

「妳看起來就像會開車的樣子,而且應該會開得很好。」

「我一直在工作,沒時間去駕訓班。」

「那,不工作的時候呢?」

「睡覺。」

「所以我們……不約會嗎?」

艾瑪在大門口立定,一襲冷風吹來,心裡頓時涼半截。真是……太粗心了!以為他是天然呆不會提出太棘手的問題,回答之前應該要更謹慎才對。

不過,將錯就錯也好。

「空服員的班表很不固定,不是經常可以見面。逢年過節的時候我不知道在哪個國家,白天你醒著的時候我在天空上,所以,沒什麼約會。」

通常這樣會引來男人一連串的抱怨,說這樣交往有甚麼意義,然後便萌生分手的念頭。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沒有約會,我們還是能夠繼續交往……」

他思索著適合的用語,到頭來卻下了一個不怎麼樣的結論:

「真厲害啊……」

艾瑪丟下自我感覺良好何世良,兀自走到路口,伸手攔計程車,心中有些啞口無言。

看來是她錯估小杏的無能了,原來這個人,不容小覷。

最先會被牆上月曆所吸引,是因為她發現打從偽裝他的女朋友以來,已經將近三個禮拜了,那是她當初設定的期限,三個禮拜就要甩掉何世良,沒想到比想像中還難。

不,應該說,她也沒認真打算過。該怎麼和他漸行漸遠、該編造怎麼樣的藉口……她完全沒有好好盤算,拖著拖著,不知不覺經過三個禮拜。

車上,艾瑪心不在焉望著窗外,暗暗反省自己疏於計劃,身旁的何世良像是要打破沉默,沒來由問起認識的經過。

「你是醫生,我是你的病人,就這樣。」

他毫不懷疑地接受,並且問了第二個問題:「為什麼我只有妳的一張照片?找遍相簿、電腦檔案和手機,就是只有那張合照而已。」

後面那對情侶乘客的對話和相處態度太詭異,司機忍不住從後照鏡偷窺接下來的發展。

「……不可愛吧!」

「唔?」

「我不是那種堅持一定要拍照的女朋友,並不可愛,那個阿霞奶奶沒有說錯。」

說到這裡,艾瑪正面向他,補上一句:

「如果你想分手,我也可以理解。」

司機瞪大眼睛,跟何世良一樣沒料到怎麼就跳到「分手」的進度。

「我……為什麼要因為妳不可愛就分手呢?」

是啊!為什麼?明明是個大美人。司機真想點頭如搗蒜,下一秒,後視鏡中的艾瑪犀利目光瞬移到他臉上,把他嚇一大跳!

「綠燈,開車。」

「喔喔……好。」

艾瑪再度將視線轉移到窗外,不是太乾淨的玻璃鏡面倒映著他正和司機聊天的悠閒側臉,時而和她迷惘的神情交疊。三個禮拜,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短得讓她驚覺到時光飛逝,長得……總是會讓她不小心忘記,終有一天他們還是要分手。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