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間水族店很大,魚類眾多,起先他們並肩觀看,後來漸漸分頭走,四方玻璃缸疊得很滿很高,一缸又一缸,繽紛的魚兒四處竄游,蓊鬱的水草逐流搖晃,走著走著不小心會有置身迷宮的錯覺。

途中,她被一群長得圓滾滾的金魚吸引住,微微低下身,搜尋牌子上所寫的魚的名稱。

「珠鱗……」

那些球形金魚賣力拍動短短胸鰭在魚缸內上上下下,逗趣的模樣不禁讓艾瑪莞爾,一抬眼,觸見水流另一邊的一雙眼眸,愣了愣。

啊……又是那個剛剛好的仰角。

何世良一隻手搭在魚缸另一片玻璃上,正巧也發現對面的她。在群竄的魚兒和上湧的水泡間,他們目光的交會時隱時現,紫藍色燈光浮爍,讓彼此看起來像是另一個星球的人,熟悉而陌生。

一定是隔著水的緣故吧!他的眼神比往常要來得深邃、溫柔,總是那麼專注在她身上,總是……那麼想記起她。

艾瑪收回視線,深怕他會看見一片空白。

她快步繞半圈走道,走到他那邊去。

「嗨!」他笑了。

只是個尋常招呼,剎那間,她像學生時代遇到初戀情人那樣的怦然心動,一下下而已,對,既然東西會故障,那麼心臟也會有同樣的機率吧!

「你想買點什麼嗎?」她問。

「最近比較有機會長時間待在家,種了那些不會動的植物,就會想養一些會動的寵物,妳不會這麼想嗎?」

「完全不會。」

「我想買比較好養的魚,聽說孔雀魚不錯。」

「再怎麼好養,魚的生命只有幾個月,很快就會死。」

「那,烏龜呢?」

他帶她去烏龜那一區,不少品種的小龜非常好動,他打量許久:

「烏龜的壽命應該比人類長。」

「我覺得,被留下的烏龜比死掉的主人還可憐……會很寂寞。」

她望著那群活潑的巴西龜幾分出神,但很快就意識到自己多嘴:

「是你要買寵物,別理我。」

「好像就是沒辦法兩全呢!」

他莫可奈何地笑笑,又將視線移回魚缸上:

「全世界,「『白頭偕老』這句話,只能用在我們人類身上了吧!」

廢話。

艾瑪忍住想吐槽的衝動,偷偷瞄見他一臉認真得出結論的模樣,暗暗發笑。同時,些許感嘆。

像他這樣的人,嚮往過「白頭偕老」嗎?跟小杏交往的那三年當中,是否曾經有過強烈的情感,佔有、憤怒、深愛那樣的強烈情感?

或是對他而言,女朋友和水裡游的魚兒、烏龜沒有兩樣,都是理所當然的存在,需要被照顧,但,最多就這樣了。

小杏有點可憐,艾瑪不經意地這麼想。

最後,什麼也沒買,又回到醫院,醫院的人變多了,他們和一群人搭上電梯,來到三樓的時候,有另一批人也進來,艾瑪和何世良不得不退到最後方。下一層樓,又擠進兩三個人,在動彈不得的狀態下,艾瑪倒吸一口氣,安靜感受垂在身邊的手正和另一隻手輕輕碰觸。

不是刻意,就是不小心地、自然地靠在一起。

他的手,比她的暖多了。和方才隔著虛無水流的印象完全不同,此刻是真真實實的溫度,粗糙的體溫印在皮膚上的觸感和在診所時的把脈也不太一樣,不是公事上那樣的無動於衷,事實上,僅僅是一個碰觸,僅僅這樣若離若即地靠著,反倒想要更多,更多。

不能大驚小怪,艾瑪叮嚀自己。只是,身旁的何世良似乎也沒有將手挪開的意思,他淡定如昔,默默看著樓層數字慢慢往上變化。

隨著電梯上升,即將瀕臨滿溢的情緒,在人去樓空的時刻終於得以紓緩。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