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好寂寞】

 

「不要。」

何世良說,可以暫住他那裡,艾瑪想也沒想就拒絕。

「妳有其他可以借住的地方嗎?」他接著問了一個她無法回答的問題。

艾瑪根本就沒有交情好到可以借住的女性友人,小杏則不在選項內,如果現在又欠下她新人情,不曉得何年何月才能還清。

不得已,只好請何世良讓她借住到公寓修好。把簡單家當一一搬過來以後,已經是晚上六點多。即使左手還不能太過施力,何世良硬是開車幫忙載了兩趟。

他說不要緊,左手其實沒有醫師說得那麼嚴重,一點都不會痛。

艾瑪陷入沉默。

「我……還是應該學會開車才對。」

坐在副駕駛座的艾瑪,望著前方燈光熠熠的車燈,沒來由吐出那句話。

何世良趁空檔瞧了她一下,再回到眼前路況:「開車不錯啊!記得以前有一部受歡迎的日劇,裡面就有這麼一句台詞,『開車的話,就可以去到比想像中更遠的地方了。』」

她失笑:「比想像中更遠的地方?我幾乎每天都能在天上飛,還有什麼的地方會比天空更遠呢?」

他也輕輕笑起來:「是啊,妳可以飛到空中去,真好。我想那句話想表達的,應該是『自由』吧!想到哪裡都可以的『自由』。」

他偶爾緩慢地轉動方向盤,對向車燈便映亮那雙悠遊自在的瞳孔,「自由」在何世良平靜的眸光深處延展開來。

他不常飛,卻好像已經去過了天涯海角。

何世良略略轉移視線,遇上她的,艾瑪別開臉,有點困窘地面對窗外,卻不知道該定焦在哪裡。

剛剛有那麼一剎那的念頭,她想,那些天涯海角有沒有機會和他一起去。

 

 

何世良的住處除了他自身的臥房外,還有兩間空房,他讓艾瑪自己挑喜歡的。

艾瑪看上離浴室比較近的,房間沒有特別的擺飾,只有鬧鐘和檯燈。她將隨身行李拎進去,打開衣櫥時卻愣了一下,裡頭已經擺有一套家居服,孩子氣的款式,不過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女性穿的。

他不可能料到今天艾瑪會到他家來住,如果不是事先準備好,那麼就是……小杏的?

如果那是小杏的房間,那她說甚麼也不住。

不對啊,記得小杏堅持不跟眾男友們同居,風險太大;或者,何世良也養了一個小三?

怎麼猜測都覺得怪,艾瑪面對那套家居服酌量許久,索性拿出房間,何世良正幫忙把其他裝箱的行李搬進來。

「那個房間裡有這些衣服,那是誰的房間嗎?」

他停頓一下,先將紙箱放在地上,再打量她手上的衣服,恍然大悟:

「這是我妹妹的。」

「你妹妹?」

「對,有的時候我弟妹放假會來找我,需要過夜的話,房間都夠。」他指著那兩間空房:「這間是給妹妹,那間是給弟弟。」

小杏好像提過,何世良是長子。

「你們家很熱鬧。」

她將衣服接回來,順便收起剛剛不知名的不愉快:

「這段期間,你不會想回家看看嗎?」

「我還……」他難得欲言又止:「還沒準備好。」

「家人,不是都想起來了嗎?」

「是想起來,不過,感覺不太一樣,我對於他們的認知就像學生在讀課本,知道有這個事實,卻沒有感情上的連結。即使見面,恐怕只能生疏的回應他們。」

說到這裡,他對狐疑的艾瑪無奈地彎起嘴角:

「別人應該無法想像這種感覺吧!我自己都說不出個所以然,想要完整地記起他們的事,又害怕真的如願。」

她的確無法想像,只是現在這種強顏歡笑的神情她會讀解了,心會跟著難受了。

涉入一個人的生活太深,果然會漸漸不能自拔吧……一直以來她明明不斷告誡過自己。

「雖然記不起他們的事,不過,幸好關心你的人都記得你,比較起來,我認為不被記住的人才是可憐的。」

她頓了頓,安慰實在不是她在行的項目,最後只能簡單作總結:

「你很幸福。」

「謝謝。」

她在做不拿手的事情時真的很可愛,道謝時他暗暗想。還多心想著,她所說「不被記住的人」是不是指著她自己。他對她總是懷抱著歉疚,最近,多了分心急,如果能早點想起她的事就好了。

艾瑪見他沒繼續說,淨是莫名專注地凝視她,只好吞吞吐吐補上一句:

「總之,不需要刻意做什麼,我想有一天自然而然就會全都想起來了。」

「……艾瑪。」和她互視片刻後,何世良喚她。

到現在,艾瑪仍然不能適應他直接叫她名字,那方式其實挺好聽的,抗拒著,又享受著……她想自己是不是完蛋了。

「什麼?」她的聲音反倒有點喪氣。

「妳說的對,就算不用刻意回想,記憶還是會回來。」

「嗯。」然後呢?

「只顧著搬行李,我買的烏龜……忘在妳家了。」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