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乘客登機,人們魚貫地進入機艙內,艾瑪心跳也不自覺加快,當她面帶迷人笑容歡迎乘客,偶爾會偷空朝經濟艙的方向望去,當然什麼也看不清楚,她又轉回頭,暗自下定決心。

經過人仰馬翻的送餐時段,艾瑪交代同事一聲,放下手邊工作,走去經濟艙,她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站在廁所外搜尋45C的座位。

45C的位子是一位身穿咖啡色條紋POLO衫的六十初頭男人,外表乾淨穩重,正在看影片。他身邊是一位年輕許多的女性,也在看影片,手上端著一杯蘋果汁。

艾瑪呼吸靜止了幾秒,那幾秒鐘內,45C男人的臉孔在她記憶裡放大又放大,最後跟父親的印象重疊在一起。

他變老了,可是她一眼就能認出來,甚至連旁邊那位當年的小三她都認得。

分開的這些年,他過著她所不知道的生活,和她不認識的人們交談,然後在她沒能算清楚的歲月中像其他人一樣慢慢老去。

那些褪色的回憶遠比眼前這個人要來得鮮明熟悉,可她認得他。

說起來,艾瑪不恨父親,也許在父親剛離開她和媽媽的時候是恨過,但日子一久,想起來的都是爸爸的好,爸爸很愛她,離家前撫摸她的頭髮時眼眶是紅的。

艾瑪當下驀然明白,愛上飛行,或許一部份的原因是在尋找他,這麼多航班,這麼多旅客,有一天他們會再相遇。

「咦?學姐?」學妹發現她出現在經濟艙,有些意外。

艾瑪看了她手上的咖啡壺一眼,伸出手:「我來,妳去忙別的。」

「喔……好。」

艾瑪拿走那壺咖啡,啟步走向45C那排,她先從前面座位開始服務,同樣笑容可掬、動作優雅。

自從小六起,就沒再見過爸爸了。見到她,他會高興嗎?會不知所措嗎?

艾瑪實際上並沒有想太多,她想讓爸爸看看在他離開後、在媽媽去世後,她活得很好,如此而已。

「要來點咖啡嗎?」微微俯下身,艾瑪用柔和的聲音問。

父親從前方螢幕抬高視線,停在她臉上。這是他這輩子見過最清麗端莊的空姐,標緻的五官透出一分熟悉的親切,有那麼一瞬間他露出不確定的神情。

「嘿,人家在問你呢!」已經成為他太太的小三推推他。

「呃……好,好,謝謝。」

艾瑪愣愣,他不認得她。

那雙已被魚尾紋掐皺的眼角流露生疏的客氣,他和善微笑,卻是對著一位陌生人。

他不認得她。

剎那,她彷彿被拉回那蓋有白布的病床前,頓失依憑。

「啊,小姐,我說我要一杯咖啡。」

這位楊義成見她忽然像木頭人一樣,出聲提醒,順便瞄一下她胸前名牌,上頭寫有她的英文名字,Emma Pai。

「抱歉,需要糖和奶精嗎?」艾瑪恢復先前的俐落,倒好一杯咖啡。

「不用。」他再度用心定睛在她臉上,隨後咖啡讓太太搶去,因而從艾瑪身上移開視線,不再留意她。

艾瑪見他們如尋常一般夫妻對話起來,也不管後排還有乘客等著她的咖啡,掉頭往反方向走,並將咖啡壺遞給一名莫名奇妙的學妹,自己則快步返回商務艙去。

艾瑪站在無人的廚房,在這三萬英呎的高空,失魂落魄垂下雙手。

 

「我又沒有轉頭,你怎麼知道是我?」

「我怎麼可能會認不出來?艾瑪就是艾瑪,到哪裡都認得出來。」

 

多年前的雨天,父女對話猶言在耳,她像從前那位小女孩想要抿起微笑,卻只有一道酸楚劃過那空洞洞的胸口。

小杏走入廚房,發現艾瑪動也沒動,不僅如此,還是那種失去一切的神情。

「怎麼了……?」

「……妳說得對。」

「唔?」

「妳認不得我,我在乎的人也認不得我……」

她最終還是成功地笑了,就算那盈滿了悽悽苦澀:

「這輩子,到底……」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