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第二章】


  「嘩啦」一聲!等我回過神,頭髮和大部份的上衣已經都是水了。

  水的清涼和衣服貼附皮膚的觸感,令我慢吞吞看向自己的雙手,透明的水滴一顆接著一顆從指尖淌落,落在穿著黑皮鞋的腳前,在水泥地上暈出黑印子。

  我退後一步,才知道這雙白襪黑鞋的腳是我的,再拉拉裙擺,十分面熟的藏青色百褶裙,長髮不見了,我摸摸滴滴答答的髮尾,它只長到耳下三公分,然後,我聽見頭上一串想要強忍住卻不是太成功的笑聲。

  看起來像是教室大樓的二樓,有三個女學生見我發現她們,笑得更得意,其中一位頭髮最短的女生揚聲對我說:

  「對不起啦!我們不知道有人在下面。」

  她們笑嘻嘻帶著水桶跑開,我知道她們是誰,是我的高中……不對,是我的國中同學。

  我慌張看看自己身處的地方,被隔成好幾間的教室、一塊塊整齊的花圃、高大的椰子樹排隊般地直立、在空中高高飄揚的國旗……是學校,很明顯的,這裡是學校。

  我再望向周遭,一些路過的學生紛紛向我投來異樣眼光,有的男生在吃吃的偷笑,有的女生則給我同情的目光,又走開了。

  瀏海還是不停滴著水,我不舒服地眨眨眼睛,一陣非常奇怪的感覺。

  我依然是那個就快摔進溪裡二十九歲的沈晴,可是同時我也擁有國中時代極為強烈的存在感。

  而且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份存在感就更加清楚,「我是國中生」的意識也就更明確;相對的,高中畢業、大學和研究所也畢業的我,甚至那個身為企劃經理的沈晴,卻漸漸模糊起來。就像把顏料倒入河流,一開始還能見到彩色的紋路在水中蜿蜒,顏色愈飄愈遠,愈遠愈淡,直到暈入水流,什麼也看不見了。

  現在的我,就像站在倒入顏料的源頭,感受著未來的二十九歲逐漸遙遠、透明,透明得跟夢境一樣。

  我在作夢嗎?或者,是我才剛作了一個二十九歲的夢呢?

  濕淋淋的我躲到籃球場,前方操場上的師生正在舉行升旗典禮。

  打從國二起,我就成為班上同學欺負的對象,原因不是我做了什麼惹人厭的事,而是我那個還在吃牢飯的老爸。

  他因為販毒、詐欺和偷竊被起訴,在我懂事以前就被抓去關了,每次假釋出來,不多久一定很快又犯案,所以我根本沒見過他。

  他沒為養育我的事盡過半點心力,我甚至懷疑他還記不記得有我這個女兒,不過那都無所謂,我巴不得能和他撇清關係。小學的時候大家都還是純真的孩子,我有個快樂的童年,但是一到國中就完全變了樣,大家似乎非常介意老爸的身份,消息傳開後,就連別班學生也曉得我就是那個「犯人的孩子」。

  原有的朋友害怕被牽連、被排擠,紛紛和我保持距離,起初,我也很難過、很害怕,然而日子一久,就不知不覺地習慣了,連這種事都習慣呢!人哪,到底是堅強還是不堅強?

  我正對著操場發呆,一旁走來一個同樣沒參加升旗典禮的男生,他單手提著一個大大的垃圾桶,裡頭大概沒多少垃圾,他才可以走得那麼輕鬆,邊走邊看我,我也不動聲色地回看他。幾乎和平頭一般短的頭髮,瘦長的身材,相貌堂堂的。他收回淡漠的視線,走向後頭的垃圾場,而我還一直盯著他一個人倒完垃圾,一步步從架高的垃圾場走下來,登時被一陣雷打到!我想起他是誰了!

  他走到我身邊,將垃圾桶放下,先是不發一語地打量我,隨後皺皺眉頭:

  「又有人整妳啦?」

  不知道是幾月份的陽光並沒有太毒辣,使得我可以微仰著頭,非常用力地注視他,卻怎麼也描繪不出多年後那張成熟穩重的面容,現在站在我眼前的,只是一個正值國中三年級的吳拓明。被太陽曬得黝黑的皮膚,遺傳到他媽媽那邊四分之一的原住民血統,輪廓和眼睛既深邃又明亮;另外,他一向是優等生,除了服裝儀容都達到滿分標準之外,還有著優等生特有的傲慢氣質。

  「現在是……民國幾年幾月?」

  我的怪問題讓他愣一下,反過來質問我:「妳被曬昏頭了嗎?」

  「到底是幾年幾月?」

  「84年4月20日啦!」

  「喔……」

  聽見從他嘴裡說出的正確日期,我也很快想起昨天發生了哪些事,甚至更久以前的事都能一一細數,然後才真的證明,我的確是活在八○年代。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star83056
  • 有奇幻的成份,感覺好有趣喔!〉〈

    我看到之前晴菜問大家的霸凌了,所以審晴自己有點孤僻與不近人情的個性都是有很有原因的,她的家庭跟同學的排擠……

    好期待喔!^^

    不知道沈晴甚麼時候才會又跟二十九歲的自己做個連結呢?
  • ifumi1346
  • 常常來潛水,聽到背景音樂後,就有股衝動想留言了。
    真的很棒(背景音樂)總是帶給人一股暖暖的感覺呢^ˇ^
    一開始看到晴菜出新的小說時,眼睛為之一亮喔!
    因為標題是《紅豆》。
    本人也有拙作是以紅豆為名呢!((只是文筆沒晴菜好>//<
    順帶一提,我很喜歡晴菜的新故事喔!
    因為我很喜歡紅豆。
    祝靈感似海嘯湧到地面的巨大。
  • 紅豆雖然是很簡單的一個物品名詞,可是拿來當書名就很有意境對吧!^__^

    helenaw 於 2009/07/08 08:53 回覆

  • 愷愷
  • 好期待下一篇喔!!!
  • 藍赦
  • 咦咦,真的被我猜到了一半!哈哈,我果然是神算~

    說真的,不知為何,每個班上一定會有一、兩個「特別」的學生,且一定會被所有人一致討厭、疏遠。
    有的時候很不喜歡大家那些嘲笑、欺負的舉動,可是自己對他們也是莫名地產生了厭惡。
    說不上為什麼,雖然懷著些許愧疚、丟臉、憤怒的情緒,可是還是持續討厭那些「特別」的學生。

    不過我沒想到晴菜姐這次筆下的主角,竟是遭受到霸凌的、幾近悲劇型的主角耶!
    因為就連《是幸福,是寂寞》的海棠都很幸福,以前讀過的晴菜姐的作品,裡面的主角們也都是幸福的,所以這次的主角也很「特別」囉,呵呵^__^
  • dreamfairy
  • 晴菜姊姊>ˇ<
    在下一直是妳的忠實讀者喔~XDD~可是剛剛在下發現了一個錯字~"我濕淋淋地躲在藍球場"那個籃打錯了oˍo..永遠支持妳喔((大心 對了~晴菜姊姊可以告訴我背景音樂是哪齣日劇的嗎?>ˇ<好好聽~~
  • OK!馬上改過來,謝謝你!
    現在這一首是一公升的眼淚,可以去找我在6月30日留言板的留言,有介紹喔!

    helenaw 於 2009/07/08 08:54 回覆

  • 櫻
  • 到底哪個才是夢境
    很期待下一集=]
  • 啊~你的問題是好問題,問到這個奇幻成份的重點了!^^

    helenaw 於 2009/07/08 14:32 回覆

  • 凱凱
  • 故事越來越好玩了:))!
  • 水番茄
  • 哇...4月20日是我的生日呢!

    這個故事情節的發展越來越特別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