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媽媽這陣子都喜氣洋洋的,她是個很容易因為小事就開心得不得了的人,爸爸回來這件事更是讓她每天都像隻雀躍的小鳥。

  好幾個晚上她和爸爸聊到夜深,聊著那段流浪的日子,然後慶幸丈夫的失而復得。

  她哼著歌在廚房裡炒著最後一道菜,爸爸坐在餐桌靜靜看我擺碗筷。

  媽媽一副,爸爸一副,我一副,輕輕將筷子併排整齊的時候,卻沒有幸福的感受。

  「小晴,聽說妳的畢業典禮在六月十號啊?」

  爸爸又像刻意要找我講話般地提起學校的事,我頓一下,回到座位:「嗯!」

  「為了慶祝,爸爸買個禮物送妳吧!妳想要什麼?」

  我瞧瞧他和藹的笑臉,再轉而盯住碗裡白飯:「不用了,我沒有缺東西。」

  而且,連工作都沒有,哪來的錢買禮物嘛!

  媽媽端著空心菜過來,跟著附和:「難得嘛!跟爸爸客氣什麼。」

  我就是討厭他以「爸爸」自居,這些年都不在,現在才不稀罕這突然冒出來的父女親情。

  我們一家三口共進晚餐的期間,媽媽順口問起爸爸今天的進展:

  「工作找得怎麼樣?」

  我不動聲色,微微瞄向他,他尷尬地咧咧嘴:「這個……還是找不到。」

  媽媽寬容回笑:「慢慢來,現在工作不好找,我同事說他有朋友可以幫忙介紹,明天我再問問看。」

  我聽不下去,擱下碗筷就起身:「在河邊釣魚就釣得到工作嗎?」

  諷刺的言語不經大腦地脫口而出,只見爸爸鐵青了臉,默默別開頭,媽媽則是一頭霧水輪流看我們。

  我逃回房間,對爸爸的憤怒和歉意在胸口亂竄,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在床上呆坐一會兒,才注意到從書包掉出來的信紙。

  龍伯伯店裡的信紙樣式很簡單,淡淡的粉橘色底,暈上若有似無的流水波紋和幾片葉子,下半部則是一大片藍墨水漬。

  就算是失敗的信紙,拿在手中,也好像拿到什麼寶物一樣,心情沒那麼糟了。

  我坐在書桌前,用美工刀把信紙裁切成整齊的兩半,只留下沒弄髒的那部份,再把十張信紙疊好,打了兩個洞。

  接下來遇到一個小難題,我找不到合適的繩子把信紙串在一起。橡皮圈太俗氣,緞帶又太矯情了……正在抽屜翻東翻西,房門毫無預警地打開!

  爸爸正探進頭,喚我一聲「小晴」,我整個人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

  「嚇到妳了?我……是想問妳畢業典禮是幾點開始。」

  「九、九點,你問這個做什麼?」我驚魂未定地對他生氣:「還有,幹嘛不敲門?這是我的房間耶!」

  幸好我現在沒有在換衣服,單是想像就叫我寒毛直豎。對於目前的我而言,他不是爸爸,而是白吃白住的不速之客。

  爸爸意識到自己的無禮,一面連連抱歉,一面退出房門半步:「我以前住的地方不用敲門,就沒習慣……啊!妳在做美勞呀?」

  他瞥見書桌上的文具,我抿抿唇,不甘願地回答:

  「對啦!我在找東西把信紙串起來……你沒事了吧?」

  「沒事了,晚安。」

  他笑一笑,就在我以為他要離開之際,又停住,輕輕地望向我,輕輕地說:

  「爸爸會早點找到工作的,我保證。」

  「……」

  我沒再吭聲,等他自己帶上門走開,這才虛脫地跌回椅子上,暗暗反省起來。龍伯伯要我別太苛求他,我是不是真的太過份了?

  瞧瞧桌上凌亂的文具和信紙,像是要順便整理心情般,我開始動手慢慢收拾,再拿出一只塑膠袋,把裝在裡頭的十幾朵小花通通倒出來。

  外面那塊林地掉下不少孔雀樹的白花,我揀了比較完好的花朵回來,夾在厚厚的參考書裡,再等幾天就是簡單的壓花。

  我想自己做一本紀念冊,稍微加工裝飾一下就可以了,反正也只給悅悅寫,還有,也許……

  歇一歇壓花的手,面對那些落在從玩到大的林地上的小白花,想起曾經在那裡的玩耍,我和另一個人從小到大的身影,那樣形影不離,如今畢業後的別離近在眼前,時間短暫得叫我措手不及,有一點點猶豫,有點緊張。

  不知道……吳拓明肯不肯也幫我寫寫紀念冊?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羊
  • 晴菜大大的部落格的音樂真的很好聽耶
    每次都會先開來聽聽呢ˇ

    我想小晴和吳拓明之間也算是種小小的幸福吧(笑)
  • 你們喜歡就好!找出好聽的音樂和你們一起聽,我也很開心!^__^

    helenaw 於 2009/08/11 10:43 回覆

  • 藍赦
  • 只給兩個人寫的紀念冊,或許真的很特別又頗具紀念性,但也好寂寞喔!

    對了對了,或許沈晴的爸爸可以買一條漂亮的繩子給她呀~
  • 在記憶中流轉的楓葉
  • 感覺沈晴的爸爸好像有改過自新的想法!?
    可是看最前面的章節卻完全感受不到這樣的跡象啊@@
    是不是她爸爸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像是又做錯事或是過世了
    而也間接和她媽媽的精神錯亂有所相關呢?
    每次看完一章就會一直亂猜劇情,ㄏㄏ~真期待下一章
    晴菜姐姐加油,妳的文字真的很吸引人呢:D
    相信一點一滴的,紅豆的故事就可以完成了
  • 很細心喔!沈晴的爸爸的確沒有出現在她的二十九歲裡~

    helenaw 於 2009/08/11 10:44 回覆

  • *Gin*
  • 這背景的音樂好熟悉喔!
    是哪一首歌呢?!
    我喜歡晴菜淡淡又迷人的文章.....
    不會感到太過夢幻的故事情節.....
    只會讓人更加沉醉的細細品嚐~!
    這就是晴菜的魅力所在~
    期待後續的發展!!
  • 可以去留言板找我在8月10日的留言,只要有新音樂播放,都會在留言板那裡介紹喔!

    helenaw 於 2009/08/11 10:44 回覆

  • skywinds0223
  • 小晴對爸爸好兇喔=(
    總覺得這樣以後就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