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吳拓明在拿到悅悅的紀念冊兩天後,就把紀念冊交還給我了。

  對於他寫了什麼內容,我好奇得要命:「我可以看嗎?」

  「當然不行。」

  他牽著他的腳踏車,斷然拒絕。我死心地把紀念冊放進書包,和他並肩步行一會兒,又試探性地問:

  「如果,我說如果,再請你幫忙寫一個人的紀念冊……」

  我話都還沒講完,立刻遭到他嚴峻的瞪視:「沈晴!妳不要得寸進尺。」

  「難道你幫別人寫紀念冊有限量的嗎?」

  「不是那個問題,沒有意義的人我不想寫。」

  他直接表明立場,我不再接話了,沒有意義……那我算是有意義、還是沒意義的那一方?

  吳拓明見我眉心微蹙,以為他的原則害我困擾:「要是還有誰要我寫,妳叫他直接來找我就好。」

  「嗯……」

  「就因為我們是鄰居,老是透過妳傳話,會不會太懶啦?」

  我沒管他的振振有詞,淨是茫然眺向校門口的學生潮,鄰居和傳聲筒啊……我大概是屬於沒有意義的那一方吧!

  進教室以後,悅悅喜孜孜地接過紀念冊,迫不及待去翻吳拓明所寫的那一頁,然後,我發現她怔了一下,不是太滿意的表情。

  「怎麼了?」

  悅悅要笑不笑地把紀念冊攤給我看:「妳看,好簡潔有力的留言。」

  於是我見到吳拓明工整的筆跡寫下兩行字,一行是他的名字和日期,一行則是「祝學業順利」。

  悅悅大概以為他拿回去寫了兩天的紀念冊,應該會留下既豐富又特別的內容吧!

  不過如此一來那就不像吳拓明了。

  「他一定是認為這句話最實用啦!」

  我不是在安慰悅悅,而是打從心底這麼想。

  幾天後,爸爸找到臨時工的工作,並不穩定,工資也不高,至少有所收入了。我的手工紀念冊也接近完工,卻遲遲提不起勇氣開口向吳拓明提出要求。

  下午的自習課要討論高中聯考的事,導師交代一些注意事項之後,就把時間交給班長。郭莉莉站在講台上頗有大將之風,中途導師放心地離開教室一陣子。在黑板上寫完報名費的金額和繳交期限後,郭莉莉轉過身,用她清亮的聲音提醒全班:

  「請大家一定要準時把錢交齊,不然就當作不參加高中聯考囉!啊……還有,上樑不正下樑歪,我們班有一個歪掉的下樑,所以各位同學的報名費記得要收好喔!」

  我本來在複習功課,聽見她用平常動聽的口吻所說的那段暗喻,錯愕抬頭。有幾個同學回頭瞄我一眼又轉回去,翁佳儀那幾個女生咯咯笑地交頭接耳。

  我一時沒辦法反應,郭莉莉抿著輕蔑而同情的微笑朝我看了看,便走回她的座位。

  她高雅的身形消失在我的視野,那抹微笑卻在腦海烙下鮮明的影子。為什麼要那麼說?我什麼壞事都沒做……

  我在難堪的憤怒中激動地吸氣又呼氣,可是再怎麼呼吸,都只覺得好像快窒息,同學們投來的目光是灼熱的,射在我身上,連眼眶都跟著暖燙起來。

  我闔上書本,推開椅子,起身走出教室,聽見後頭翁佳儀得意洋洋地笑道:

  「哭了,哭了!」

  才不會哭呢!這種冷嘲熱諷又不是第一次。衝到廁所外的洗手台,我打開水龍頭,嘩啦嘩啦地捧著水猛往臉上潑,要把身上窘迫的高溫降低一樣。

  我早就習慣了,早就習慣了,早就習慣了……

  我可以一遍又一遍不停地說服自己,卻不知道究竟要說多少次,有一天才能真的做到。

  瘋狂地沖水之後,我關掉水龍頭,頭髮呀,制服上衣呀,濕答答的。我恍惚感受著水滴在臉龐縱流,覺得好多了。中庭對面的走廊上,吳拓明手捧一疊考卷正站在轉角奇怪地往這邊看,我也無力地回看他,他關心的眼神存著疑問。他不了解剛剛發生什麼事,我也不想要他了解,就在吳拓明想邁開步伐之際,我轉身逃開了。




  到龍伯伯的店,他訝異著我那些未乾的頭髮和制服,緊張詢問是怎麼回事,我只推說是打掃的時候不小心弄濕的,便向他借吹風機。

  龍伯伯見我不肯說實話,長長嘆息一聲,坐到一旁去了。

  回家以後,媽媽已經把晚餐準備好,只有爸爸還沒回來,聽說今天接的工比較多。

  「不要等爸爸了,妳先吃吧!」

  媽媽對正在擺碗筷的我這麼說,這時,外頭下起雨來了。

  我們兩人都靜下來傾聽淅瀝瀝的雨聲,這似乎是今年最後一波的梅雨。

  「我先上去換衣服。」

  我回到樓上房間,脫掉制服,穿上舒適的便服,臉才剛從領子蹭出來,便發現桌上的紀念冊變得不太一樣。

  我拿起紀念冊,左側兩個洞孔已經串上別緻的帶子,我不確定那帶子是什麼東西做成的,看起來像是枯乾的草,呈現非常淺淡的米黃色,幾根枯草捲在一起變成一條細繩,把我裁切好的信紙串成一本紀念冊。

  我那嵌上壓花封面的紀念冊襯著米色草繩,渾然天成,自然得再適切不過。

  附近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透露是誰這麼做,不過我猜得到,那是一種理所當然的直覺。只有那個人曉得我找不到繩子的煩惱,而我驚奇他那雙粗糙的手竟也有如此細巧的工夫。

  外頭傳來腳步聲,我走到窗邊,俯看底下的人影。從屋內透出的燈光將細雨的軌跡照得份外分明,爸爸疲憊的身影走入那片光圈,使我能將他的面容看得更清楚,我仍對小時候的事毫無頭緒,不過一直這麼專注地注視那張臉,彷彿真的能想起什麼似的。

  等一下下樓面對他,一定免不了幾分尷尬,也許我連「謝謝」也不說出口,更別提開口叫他爸爸了,然而,當我這樣恣意觀望他身影的片刻,有著從前擺碗筷時那小小的幸福感受。

  今天不完全都是壞事,我輕輕告訴自己。雨季過去,熱鬧的蟬鳴就快來臨了。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star83056
  • 愈來愈討厭郭莉莉了!〉〈
    怎麼可以這樣說別人,好氣喔!

    希望沈晴能把畢業紀念冊拿給吳拓明簽……
  • 雨天
  • 那個郭莉莉很惡毒耶!!!

    我覺得,如果沈情跟吳拓明說想讓她寫自己的紀念冊,吳拓明應該會答應吧OAO
  • 娟娟
  • 郭莉莉有什麼資格這樣罵人哪!了不起嗎?(氣)
    真希望吳拓明能夠知道郭莉莉的真面目!
    希望他能夠寫沈晴的紀念冊,她可是準備好久呢!
  • Armeria
  • 郭小姐才是那個歪掉的下樑!
    而且還是被蟲蛀壞的,外表看不出來而已XD
  • 藍赦
  • 猜到了猜到了!果然是沈晴爸爸的繩子!

    吳拓明應該只想幫沈晴寫吧,如果她真的開口要求,一定會答應的。

    對了對了,我對那句「上樑不正下樑歪,我們班有一個歪掉的下樑……」不大了解。
    「上樑不正下樑歪」的意思不是「上面的人若沒做好榜樣,下面的人也不會有好的習慣」這樣的意思嗎?為什麼在這邊會用這句話呢?還是,「上樑不正」指的是沈晴的爸爸;「下樑歪」指的是沈晴?
  • 棻雪
  • 看到接近結束的時候,
    有小小的幸福感覺。

    藍赦好細心XD
    你這樣一講我才又把那句話看了一下……(掩面
    我想你的推論是對的。

    是說,繩子果然是沈爸做的呢!^____^
  • 小飄
  • 看完有點難過呢....
  • 虫
  • 我很久以前在圖書館借了一本書叫"對面的學長和念念",覺得你很棒,因為我少看書看到哭。
    後來再看到"奶奶的情書",又被感動到。

    我在想....我算是你的忠實讀者吧!!

    加油啦!期待
  • 在記憶中流轉的楓葉
  • 郭莉莉真的好討人厭喔~沈晴又沒有哪裡惹到她@@
    話又說回來吳拓明真的會喜歡郭莉莉這種人嗎?可是又覺得他是喜歡沈晴的說~~~

    看到章節後面覺得好感動喔!
    沈晴的爸爸用他的方式在關心著沈晴
    希望沈晴以後會慢慢接受她爸爸,打從她心底的那種:)
    也希望她們家這樣的小小幸福可以停留久一些...
  • 魚乾
  • 一開始覺得沈晴爸爸很討厭
    現在都搞不清楚他好不好了
  • 雨瞳★幽
  • 那個郭莉莉貞的很討厭耶,

    沈晴對他爸爸ㄉ態度好像有一些不依樣ㄌ ((可是這部分我覺得我和他有那麼一點相似
    字從爸媽離婚 我跟爸爸ㄉ親情漸漸被我的不解畫作無..忽然覺得我四府也似那麼ㄉ...孤獨寂寞ㄋ

    我好期待後面ㄉ章節喔
    晴菜姐 加油喔
  • 阿立
  • 好像太過鮮明,討厭的角色 都會被罵
  • 小小薰衣草
  • 三年後才看..呵呵呵~
    原本不想comment的...
    但是!!! 郭莉莉越看越欠打!!! >:( 好討厭唷!!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