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二、五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假日返校過了兩天,一個醒來後就怎麼也無法再睡著的清晨,看看電子鐘顯示六點十三分,程硯抓起一件長袖襯衫套上,通過能清楚聽見打鼾聲穿透牆壁的走廊,來到運動場。

  無人的運動場在淨空的時候感覺異常寬廣,圓弧型的跑道,修剪矮短的草皮,跑道上輪狀的白線,在晦暗的天光中頗有外星球的感覺。

  他對運動不是很感興趣,有時想起顏立堯,就會想看看和他有關的事物,見到了,又覺得人生真是充滿諷刺。顏立堯喜歡跑步,顏立堯已經不能跑了。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種聲音吸引他的注意。一種規律的、放大不起來的聲響,一拍一拍,安穩的節奏可以持續很久很久。

  跑步的人是明儀,說實話,他並不意外,明儀也喜歡跑步,只是他沒料到會是在這麼大清早的時間。

  為了不打擾她,程硯原本打算離開,但,她跑步時那全神貫注的模樣又讓他不由自主地逗留下來。

  他永遠也想不透,為什麼只是在遠處看著她,就覺得一直這麼下去也無所謂。

  不意,明儀轉彎的時候發現他,離開跑道朝他跑來。

  「嗨!」

  她只發出一個音,便彎腰喘氣,貼身的運動T恤和短褲,展現雙腿勻稱的線條,健康清爽的形象一瞬間讓他有回到高中時代的錯覺。程硯等她休息夠了,將她扔在看台上的外套遞給她。

  「早安。」她穿上外套,給他一個朝氣十足的笑容。

  「把汗也擦一擦吧!會感冒。」

  他指指她額頭,明儀男孩子氣地用手背在額頭和兩鬢抹一抹,算是了事。

  「這麼早,你來這裡做什麼?」她一邊問,一邊拿起看台上的礦泉水坐下。

  「睡不著。」

  「有煩惱嗎?嗯……真不可思議。」

  「什麼不可思議?」

  「我總認為就算你有煩惱,也一定可以想辦法解決。」

  「我沒有那麼厲害。」

  他在隔了她兩張椅子的位子坐下來,兩人面向的方位正好是東方,能夠見到遠遠的地平線微微浮現出一層亮光,他們在初光乍現的平靜中安靜許久。

  這似乎是打從高中畢業後,他們第一次獨處,上一次說話也是好幾個禮拜以前的事了,即使日文課同班,大多時候他們也沒交談。或許是如此,起初有一陣不知該如何打破沉默的尷尬。

  後來是明儀先開口:「上個禮拜五,我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喔!」

  她將公車上所發生的讓座事件說給他聽,程硯隱瞞自己也在現場,不發一語聽她說完,她說完以後停頓好一會兒,忽然把臉埋入手心,輕聲唉叫:

  「啊─到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好丟臉,做了不像自己會做的事……」

  「不是很好的事嗎?」

  她的臉還藏在手心,不肯抬起:

  「不知道好不好。下車之後,我自己想了很久,當時是一時衝動做出那種事,根本沒有想太多,沒有考慮到那個孕婦可能被我弄得很尷尬。她本來可以不用變成大家的焦點,都是我害的,她也許會生我的氣吧……」

  「可能吧!」

  「……我太多管閒事了是嗎?」

  「不過,老是想著自己是不是多管閒事,做好事的機會是會稍縱即逝的。」

  明儀慢慢離開手心,轉向他,他雙肘靠著腿,微彎著上身正在眺望遠方:

  「比起經過深思熟慮才去做,第一時間反應之下的行動更加單純,單純地想幫上忙,這樣不好嗎?」

  「會給別人帶來困擾怎麼辦?」

  「如果有充裕的時間讓妳考慮清楚當然最好,不過,萬一沒有呢?就算會給別人困擾,總比晚一步才事後後悔來得好,做好事也得兩害相權取其輕啊!」

  她望著他,無法言語。程硯側過頭,對她傻呼呼的模樣感到困惑:

  「怎麼了?」

  「沒有。」

  她揚了嘴角,抿抿唇,輕輕笑出聲:

  「鬆了一口氣,雖然還是內疚,不過真的鬆了一口氣。」

  「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

  「雖然是這樣,不過這幾天一直壓在心上,沒辦法不去重覆想那件事。可是,現在聽你說的話,就覺得心上那顆石頭『咻』地不見,不擔心了。」

  他為她生動的形容詞而淺淺笑開:「是嗎?」

  明儀彎起安祥的微笑端詳他,有那麼半晌都不說話,後來才面向逐漸明亮的天空,敞開心房:

  「老實說,打從開學到現在,我一直很不安。不是針對特定的事,大概是因為來到新環境,面對一堆不認識的人,不同以往的生活習慣,這些都讓我感到不安。尤其是到校第一天,自己要去找報到處和宿舍,還迷路了,走到別棟大樓去。這學校好大,好多大樓,大得讓人想哭。雖然大學生活好像滿順利,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迷失的感覺也一直都在……啊!我今天會不會太聒躁了呢?」

  說著說著,她意識到都是自己講個不停。對於她的告白,程硯暗暗訝異。看著她和朋友打鬧、她也會和學伴出去聯誼、在公車上很漂亮地處理讓座事件……這些,都讓他以為她已經能夠獨立而堅強地走下去。

  由於程硯沒回答她,這次明儀問得更謹慎:「我真的太吵了?」

  「不是,只是沒遇過妳一口氣說那麼多自己的事。」

  她躊躇片刻,舉高手,伸伸懶腰,然後將雙手撐在背後,一派的輕鬆:

  「雖然是戰戰兢兢地過日子,不過日文課是例外喔!」

  「日文課?」

  「你也在那堂課裡嘛!就算沒有說話,不過一見到高中同學也在同一間教室,那個人又是程硯,怎麼說呢……就會有一種不論遇到什麼事也能迎刃而解的安心感。」

  她的說法令他錯愕一下:「妳把我想得太神通廣大了。」

  「哈哈!但是,我的確這麼想呢!只要程硯在,不管是課業上的問題、生活上的問題,你都會有辦法;又或者,即使什麼都不做,只是在那裡,那麼一切就都不會有問題。對我來說,程硯就是那樣的一個人。」

  「……」

  他又不接腔了,明儀偏著頭,歉然對他笑笑:

  「這種想法好像挺強人所難的,不過,還是請你讓我這麼想吧!」

  「妳要怎麼想,我管不著。」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她用力起身,眺向遠方不再稀薄的晨曦,迎著那道燦爛的光,有些刺眼:

  「我有參加校慶的接力賽,三千公尺的。他也很喜歡跑步,做一些和他有關的事,總覺得有一天會再遇到他一樣。」

  她沒有說出「他」是誰,彷彿那個名字已經漸漸地……成為一個會觸及傷痛的禁忌。

  「我想要拿第一,想要完成當年他做不到的事。校慶應該會很多人吧!也許他會來,那時候就會看到我在這裡跑步,會知道我什麼都沒有忘記。」

  明儀被初升陽光所滲透的背影,有說不出的透明,如同有一部份的她還活在過去,無法跟著時間的腳步前進,殘留在回憶裡,溺著水。

  她轉頭,望向程硯,明明被陽光溫暖地包圍,她嘴角的笑意還是透著幾分寂寞:

  「看著我跑一會兒,好嗎?」

  也許他還不能明白幸福之於她的意義,然而,這份陪伴肯定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

  即使那完全於事無補。

  「去吧!」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如果」的事,也沒有不會醒來的夢境,只是他從未想過這一拖延就是好些年的光陰。

  顏立堯已經不在了。而她在六年之後才知道。



****************************************************************************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helenaw
  • 我自己很喜歡這一段兩人獨處的對話喔!還有最後場景的收尾,都會讓我覺得,即使兩人的言語沒有談情說愛,還是很有FU呀~~ XD
  • 悄悄話
  • 染塵Satan
  • 有時候覺得明儀的堅強讓人心疼,但是,程硯的壓抑一樣讓人覺得心疼啊......
  • veganbakeray
  • 兩害相權取其輕,另一句是:兩利相權取其重,
    現在人都說,兩權相害取其輕了
    最近雨一直下,都是因為老天爺也被這故事感動到一直哭了啦
  • 所以我不能用兩利相權取其重,擔心有人會看不懂~
    我滿喜歡這陣子下雨的,不擔心沒水喝了!^^

    helenaw 於 2011/06/29 10:16 回覆

  • 紫月草
  • 總覺得程硯是個笨蛋,總是壓抑住自己。但,也因為這樣的個性,才更令人感到他有種不可言喻的安全感吧
  • laybear
  • 看到這一直有種感覺
    程硯先生的責任感好像被描述的太重
    重的好像...
    感覺不出他有喜歡明儀的感覺

    我只是覺得一個內心想著幾千幾萬次想放棄喜歡的程硯先生
    他的感情描述好像太淡了點
  • 所以在上一本的最後就連明儀也搞不懂他到底是喜歡或是責任使然呀!他是努力壓抑到這種程度喔!
    話又說回來,對這個新故事來說,這也才第一章,是希望他表現情感到什麼地步呀?

    helenaw 於 2011/06/29 10:18 回覆

  • *
  • 感覺明儀很像自己呢…
    明明知道該放下卻又捨不得。
  • a102322
  • 這篇的明儀和程硯都讓我好心疼哪!
    心疼努力過好生活的明儀
    也心疼把真心話留在心底的程硯
  • 張娟娟
  • 這音樂配這個故事實在是太配了啦!!!
    等不及想明儀對程硯說出她想見他的那幕啦!!
    配上這個音樂實在是絕配~^^

    晴菜姐~加油!!!!
  • 喔耶!有人喜歡音樂呢!預計明天換新曲子喔!^^

    helenaw 於 2011/06/29 10:18 回覆

  • Novi
  • 晴菜姊姊~
    我一直都偏好這類型的故事,
    男孩子壓抑著自己的情感,女孩子的個性就像明儀一樣....
    但隨著年紀增長,不免開始想著,
    真實的人生中會有像小說這般微美的情節上演著嗎?
    以前的我認為一定有,
    也期待著有一個很好的男孩子守護著我,
    但現在的我... 遲疑了....
    因為上大學前,
    相信大學生活會跟小說裡描述的一樣,自由又多采多姿....
    可是真的上了大學,就察覺明顯的不一樣,著實失望了好一段時間,
    晴菜姊姊你認為呢?

    p.s 不好意思,問了一個好像有點突兀的問題 >///<
  • 會失望,是因為你擅自把對大學的希望提高了呀!不抱任何幻想地上大學,說到底,大學也是上學的過程之一,跟國高中一樣都是要去學東西的!^^

    helenaw 於 2011/06/29 10:20 回覆

  • 訪客
  • 同意晴菜姐姐說的,真的好有fu啊!
  • 嘿嘿!我有時會有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症頭啦! :p

    helenaw 於 2011/06/29 10:21 回覆

  • laybear
  • 明儀會搞不懂我到覺得很正常
    畢竟 程硯的感情表現就是 冷

    只是程硯的內心世界似乎不該這麼冷吧
    即使是說是第一章
    好歹明儀也是他喜歡了3年多的女孩吧
    似乎不該是那種好像是只有幾面之緣的路人甲好感般的情感
  • 米藍
  • 我也好想跟程硯說說話

    而且我也跟明儀一樣有那種:"有程硯在就甚麼都好"的感覺
  • 喂喂喂,這樣就中毒太深啦~ ^o^

    helenaw 於 2011/06/30 10:37 回覆

  • 燕子
  • 拜託晴菜,千萬不要讓這故事成為紅豆第二啊~
    我很喜歡顏立堯,也很喜歡程硯,雖然已經知道故事將怎麼發展下去,但還是很好奇程硯和明儀之間的故事~
    可以確定的是,明儀真的很幸福哦~
  • 如果可以,我沒有打算只寫到那兩人定情而已,目前的想法是要連他們交往後的事也寫進去喔!
    不過這樣一來就增加分手的可能性啦!哈!

    helenaw 於 2011/06/30 10:39 回覆

  • 悄悄話
  • 小瑛
  • 身邊有這種默默守護著自己的人真幸福耶!很溫暖,好喜歡程硯哦=)
    真希望自己身邊也有這種人,ya晴菜姐加油!!
  • 身邊真有這種人,可能會不知道如何溝通吧...(汗)
    那個人很直又很冷的呀!

    helenaw 於 2011/06/30 10:41 回覆

  • a102322
  • 哈哈~我比較期待直接跳到交往之後,我想看看明儀和程硯是怎麼談戀愛的^^
  • fly
  • so good,我期待看到實體書!!!!!!!@..@
  • 悄悄話
  • VIVEN
  • 我還想說上一本的結局是不是太倉促了~
    結果還有續集呀:D
    加油唷!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