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關子民再次醒來的時候,時間才經過十二分鐘。一睜開眼,許靜坐在桌前寫東西的畫面正巧在他對面,伴隨從紙張傳出的沙沙聲,他安靜地看,持續不斷的節奏和海浪有著微妙的相似。

  不久,許靜察覺到他的視線,停下筆,問道:「你醒多久了?」

  「兩分鐘吧!」他不想動,還沒有完全清醒。

  「既然醒了,為什麼不出聲?」

  「看見妳寫字的樣子,一時之間有點混亂了,我們好像還在學校。」

  那麼巧。

  「你不是最討厭學校?」

  「討厭啊!不過,去學校也不都是壞事。」

  他聞到熟悉的清涼氣味,納悶起來:

  「我臉上塗了什麼?」

  「你阿嬤的青草膏啊!我看你的臉受傷了,片場的人有幫你處理嗎?」

  許靜將一個小黃罐遞到他面前,那是阿嬤自製的青草膏。

  「拿去,阿嬤交代要給你的,她也有給阿海,看我們之中誰會遇到你,就拿給你。」

  他慢半拍接了去,注視半晌,合上手掌:

  「謝謝。」

  他坦率收下。許靜想起阿海私下說過,關子民嘴上說沒空回老家,其實還是偷偷回去了。

  他在阿嬤看不見的地方觀察她,看她身體好不好,是不是像從前那樣有精神。

  關子民終於注意到花店的安靜,問起夢露行蹤:

  「妳那個……很熱情的同事還沒回來?」

  「她習慣在外面找朋友聊天才會回來。」

  關子民發現那本攤在桌上的週刊,大吃一驚:「妳看了?」

  許靜跟著掉頭,知道他在講什麼事:「看了。」

  「是拍攝的角度問題喔!事實上沒怎樣。」

  「我知道。難得阿海遇到一個這麼喜歡他的女孩子,你不要搗蛋。」

  他聽了,大笑幾聲,卻說不出是哪一點好笑,也許是許靜壓根兒不在意,也許是她那令人懷念的管教口吻。

  「知道啦!」

  他吊兒郎當應話,站起來,伸懶腰。看來小睡片刻的十五分鐘挺管用,他再度恢復精神:

  「我回片場了,多謝妳的收留。」

  他用「收留」的字眼,在許靜胸口注入一股酸意。這個說法並沒有錯,他回不去的老家,除了阿嬤之外,沒人歡迎他,當年那把火燒光大家對他的信任。除了台北,他沒有其他容身之處。

  「關子民……」她脫口而出。

  他回身,等著。

  「你……」

  他臉上的傷痕吸引她視線,嘴裡卻說出言不由衷的話:

  「逞強是傻事,別再做危險的動作了。」

  「妳認為我拍戲是在做傻事?」

  不是的,她只是想說,那些動作太危險,太容易受傷。

  「不顧一切的逞強,是傻事沒錯。」

  面對她嚴謹的態度和淡漠的眼神,關子民滿不在乎攤開手:

  「妳說,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

  「……你明明擁有很多。」

  有阿嬤日復一日的掛念、有阿海兩肋插刀的義氣,還有……還有一個人不知道到什麼時候才能停止的等待。

  「妳太高估我了。」

  而他完全不願意探究那些情感,轉身離開。

  許靜一直目送,直到他被片場的工作人員包圍為止。

  不久,阿海過來了。最近他一下班就會來接許靜一起去找花店,看看會不會有漏網之魚,總是找到晚上十點多才送她回家。他停好機車,見到許靜獨自站在門口,不知看著什麼發呆。

  「許靜?」

  他喚她名字,她曉得是阿海,仍然沒有移動目光,呢喃自責:

  「我……真的很不會說話呢!為什麼心裡想的事情總是沒有辦法好好地說出來?」

  「我、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你看,大家都很會說話的樣子。」

  原來她的定睛之處是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大多三兩成群,開心地、嚴肅地說笑著、討論著:

  「是啊!只是把話說出來讓對方聽見就好,就這麼簡單,不管是誰一定都能做得到。」

  阿海起初一頭霧水,後來見到她受挫的神情蒙上一層惆悵的光,登時之間開竅。

  「我也常常有這種感覺,明明是理所當然的事,自己卻做不到。」

  她轉頭看他,神情亮了起來。阿海告訴她:

  「跟別人比起來,自己很沒用,連一件簡單的事都做不好……我常常會這麼想。」

  「有沒有人跟你說過,只要待在你身邊就會覺得安心?」

  許靜抿起溫柔的笑意:

  「這樣的阿海怎麼可能很沒用。」

  他很緊張,每當許靜露出這種迷濛、柔得會把一切溶化掉的笑容時,他總是很緊張。

  「許靜……」

  「什麼?」

  他真的認為自己很沒用,特別是面對許靜想坦白一切的時候。

  「我……不是大善人,並不是對誰都那麼好……」

  她露出一點困惑,再次笑問:「你要說什麼?」

  「就是……」

  還在支吾,阿海眼角瞥見攤在桌上的週刊,心生不妙:

  「那個……妳看了?」

  「喔!夢露拿給我看過了。」

  她頓一頓,又補上一句:

  「關子民剛剛來過,他說那是記者亂寫的。」

  「阿民來過?」

  「是啊!所以你和施小姐……」

  她躊躇一下,大概意識到不該強行為阿海和施佳懿之間的關係下註解,因此改口:

  「一切都沒事就好。」

  方才提到關子民澄清了照片一事,許靜的臉上一度閃耀過或許連她都沒能察覺到的光采。

  她掛念的事,一掃陰霾了。

  施佳懿說得對,他不是不敢,而是早已能夠預知到說出「喜歡」兩個字的結果。許靜會對他說「對不起」;就算她沒說,肯定也會為難得不知如何啟齒。

  他早就知道了。

  可是,然後呢?這一份深埋的心情又該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elenaw
  • po文前的兩個多小時以前,剛好得知李安奪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獎了。^o^

    真的很替他高興,他是一個會讓我覺得有容乃大的人。(不知為何會想到有容乃大,但直覺就是有這個fu嘛!)

    為什麼奧斯卡的頒獎典禮會在上班時間?好扼腕哪!有沒有人知道重播是哪一台幾點呀?^^
  • 娟娟
  • 這音樂配這篇故事剛剛好耶!尤其是許靜和關子民對話時,好配這音樂喔!(握拳)
    好喜歡許靜和關子民之間淡淡的牽絆,感覺真好!
    希望阿海和施佳穎之間的變化能夠順利~=)


  • 這音樂應該會聽很久,因為第六章好長喔.....^^

    helenaw 於 2013/03/04 16:45 回覆

  • kazenatsumi
  • 現在台視有重播喔XD

    聽到李安得獎我也好激動呢!!!在辦公室尖叫XDDD

    我很喜歡這一段故事的氛圍喔~淡淡的,卻在字裡行間都透露著揪心......
    或許總得要到了事情走到這地步,才能有這樣的情緒吧。
    冷靜下來解剖自己最深的情緒...
  • 對我來說,這一對很難寫耶!還是寫施佳懿這麼外放的個性比較簡單!:)

    helenaw 於 2013/03/04 16:52 回覆

  • bb
  • 呼好久沒留言了
    李安一得獎我們學校整個轟動一節下課
    然後下午每節課老師都會提到李安XD
    最經典的是化學老師說:「李安接下來可能會變韓國人了...」
  • 人家的得獎感言有把國家點出來就一切盡在不言中了。^___^

    helenaw 於 2013/03/04 16: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