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去盡頭看看吧】


  暑假結束,升上高中二年級以後,正式分班。

  禹承依照先前和家裡的約定,進入醫科班,洛英則是普通班的社會組。

  難得同班的一年,熱鬧的夏天過去之後,又分開了。

  洛英的生活和以往比較起來沒什麼太大差異,洛欽升上高一,和她同校,也和柯一龍同屬一個球隊了,大概就是這一點不同。

  禹承就不一樣,除了學校的資優課輔之外,一週有四個晚上得去補習,每天行程滿檔,能和他見上面的機會一下子銳減許多。

  偶爾在學校遇到,也是洛英遠遠望著禹承和友蓉並肩走過,然後將自己藏到他視線的死角。

  拉開的距離,對她來說忽然成為得以喘息的空間,至少那個接吻畫面的重播率不至於那麼頻繁。

  她知道自己怪怪的,不曉得該怎麼在禹承面前表現得和往常一樣,愈是想自然,就愈來愈不自然。有些事,就算再怎麼努力,似乎也回不到原點。

  她在那個炎熱夏天領悟到不願領悟的事,也許距離拉遠一點,時間拉長一點,就會證明那是她的錯覺。洛英是這麼打算。

  然而一次放學,洛英停住腳步,對於出現在前方的人影暗暗感到訝異。

  禹承側背書包,站在她會經過的樓梯口下方,一看就知道是刻意在那裡等待,不多久他也發現她滯留原地的身影,揚起嘴角。

  還想下定決心保持距離的,怎麼這麼快就破功了呢?洛英慢吞吞走上前,給他一個僵硬微笑。

  睽違兩個多月都沒能好好聊上話,今天一起回家的路上反而顯得無話可講。

  最後是洛英先受不了這樣的僵局,瞄他一眼,終於在堤防上開口:

  「你不用補習啊?」

  「翹課。」

  「咦?可以嗎?」

  他假意想了一下,又調皮地笑:「現在不就翹了?」

  觸見他陽光的笑臉,洛英下意識轉開目光:「那,也不用跟學姐回家?」

  「……暫時不用。」

  「為什麼?」

  「吵架。」

  一提到那兩個不愉快的字眼,他收回方才的輕鬆態度。洛英小聲抱怨:

  「什麼嘛!跟學姐吵架,才想到要等我放學……」

  「唔?妳說什麼?」

  「沒有。」

  她發現馬路上拎著球袋的柯一龍,和他四目交接,揮揮手:

  「我弟沒跟你們一起?」

  柯一龍也大聲喊來:「值日!晚一點才會過來。」

  說完,他瞧瞧禹承,曾經互毆過的兩人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眼當中擦出了某種不可言喻的火花,隨後柯一龍又對洛英笑笑,走了。

  等柯一龍離開,他們又繼續走,禹承沒頭沒腦吐出一句話:

  「想當初我為了妳揍那傢伙,結果妳反而跟他要好起來?」

  洛英定睛在他臉上一會兒,用食指指住他又指住自己,說:

  「閣下的意思是,因為你揍過他,所以我不能跟他當朋友,是這樣嗎?」

  「這個……也不是那麼小氣的意思……」

  「那就好。柯一龍沒那麼壞啦!他有時候講話挺像大人的,你們好好相處之後就會知道。」

  「我為什麼要跟他好好相處?又不認識。倒是妳,」

  他再度停下來,一面歪頭打量她,一面用掌心按壓她頭頂:

  「是不是瘦了?還是變矮縮水了?還是……總覺得太久沒見,有哪裡不太一樣。」

  「哪有?我還是跟以前一樣。」

  她著急閃躲,卻被禹承抓住一綹頭髮,他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驚喜:

  「頭髮!妳頭髮變長了!我記得以前這樣拉,長度從沒超過下巴的,妳想通決定留長頭髮啦?」

  並不是刻意下定決心,而是不知不覺地……想要看看頭髮變長的樣子,想知道禹承見到她長頭髮的表情,只是沒想到事到臨頭會這麼不好意思。

  「懶得剪而已,可能後天就會去剪了……好痛,不要再拉了!」

  「不要剪啦!我想看妳頭髮留長的樣子,留到腰吧!不然起碼要能綁得起馬尾,女生綁馬尾,不是很清新健康嗎?」

  洛英端出鄙視的姿態告訴他:「你這個人的要求還真是既龜毛又自我中心哪!」

  「唉!我現在唯一的生活樂趣大概就剩下跟妳打屁聊天而已,讓我任性一下有什麼關係?」

  她登時接不上話,只能垂下眼,為了這句話開心,也為了它傷感。

  「我看你啊……早點跟學姐和好,生活就不會那麼無趣了。」

  她歇一歇,見他再度臭了臉,不禁探問:

  「話又說回來,你們為什麼吵架?」

  禹承原本不願意說,自己憋不住,最後一五一十地招了。

  「她不喜歡我老是找她出去玩,說她已經高三,又說醫科班不是輕輕鬆鬆就可以唸的……可是正因為不輕鬆,才想要放鬆、想要紓解壓力啊!這有錯嗎?每次見面都要唸書,多沒意思。」

  「喔……也就是說,你想出去玩,可是學姐不想跟你出去玩。」

  「喂!這麼嚴肅的問題,妳不要講得好像是三歲小孩的事好不好?」

  「哈哈!本來就是這樣嘛!好啦!別鬱卒了,我請你吃冰,等我一下。」

  她蹦蹦跳跳地下堤防,跑去買兩支霜淇淋。禹承留在堤防上注視她的一舉一動,直到她又笑嘻嘻地跑回來,將一支霜淇淋遞向他。

  「好懷念……」

  他微微一笑,洛英以為說的是霜淇淋,跟著附和道:

  「對呀!好久沒吃了,不過,現在也不是吃冰的季節喔?」

  禹承暗自收回想說的話,事實上他也不明白懷念的是什麼,不全然是霜淇淋而已,或許還有走在這條路上的舒服感覺和洛英舒服的笑容吧!

  他們一面吃霜淇淋,一面走,這道堤防很長,他們總是走不到一半的距離便下去,繞進馬路另一頭的叉道。

  這一次,禹承在走下堤坊之前,曾經停下腳步面向遠方一陣子,洛英發現他沒跟上,走回來。

  「怎麼了?」

  「我們從沒走到盡頭過,對吧?」

  「我們家又不在那裡,而且盡頭好像很遠呢!從這裡根本看不到。」

  洛英拼命踮高腳,伸長脖子,禹承對她可愛的模樣笑了,繼續眺望那看不見的盡頭。

  「正因為看不到,所以更想知道那邊會有什麼,可能會通到很棒的地方也說不定。」

  「你為什麼突然這麼感性?很棒的地方啊……可能會有喔!」

  秋日的夕陽就像打翻了染缸,把四周的天空一起染紅了,亮光從天空內部穿出,又延展到雲層。那光,像一線希望,透進他晦暗的心裡。

  他們並肩站立,一起望著那片嫣紅美景。

  「洛英,我們哪一天……去盡頭看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