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英和禹承坐在堤防邊緣,面向草原那一邊,天氣寒冷,幸好今天的風不大,太陽掛在無雲的天空中灑下溫暖金光,這樣的光線會讓她聯想起圖書館中那向陽的氛圍,亂糟糟的情緒總算平緩下來。

  禹承瞧瞧她:「新年快樂。」

  「嗯?喔!新年快樂。」她聽見自己僵硬的聲音這麼制式回答。

  「好久沒見,妳好嗎?」

  「好啊!」

  「我收到蛋捲了,是妳選的吧?」

  「對。」

  「……」

  「……」

  又是接不了話的沉默。再這樣下去,他們今天的對話可能會繞著「吃飽沒,吃飯還是吃麵」這種低層次的話題一直打轉,不行,洛英按捺不住了!

  「禹承,我先跟你說,之前說要跟你絕交,是我太衝動了,我老是這樣,想也沒想,就先行動,你一定很莫名奇妙,我現在也覺得你好可憐,其實你沒什麼不好。」

  他聽完,思索一會兒,向她作確認:「妳的意思是,我們不用絕交了?」

  「這個嘛,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反正,先恢復朋友關係,才可以順利溝通嘛!之後再來對「坦誠」從長計議……

  洛英還在打如意算盤,禹承卻用一句雲淡風清的話將她打槍:

  「可是洛英,我想……我們,別做朋友了。」

  面對擺在膝上的雙手,她睜大眼,愣住!

  「雖然和妳做朋友很好,也想過要一直這麼下去,不過……」

  接下去的話就快要碰觸到他的真情告白,禹承稍微停頓,不自在地搔起頭。

  洛英掉頭注視他,有點受傷:

  「你老實說,你在生氣對不對?因為絕交的事在生氣?」

  「沒有啊!」

  「那為什麼說不做朋友了?你分明在生氣。」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繼續做朋友的話,有很多事都……都不方便。」

  她愈聽愈一頭霧水:「什麼不方便?」

  「比如,」

  禹承故意不看她,轉而面向另一邊原野,好生為難:

  「有一些事不能說,有一些事不能做……之類的。」

  「什麼啦?你那些『之類的』有說等於沒說,完全不懂。」

  「所以我才說不做朋友,那些妳不懂的事就好辦啦!」

  他跟著不耐煩,想不通為什麼他們的對話又開始鬼打牆起來。洛英的脾氣應該也快爆發了,她嘟起嘴瞪他,在他眼底,還是覺得可愛。

  笨笨的,很可愛啊!

  洛英深吸一口氣,試圖保持平心靜氣:

  「好吧!那你說,不做朋友,然後呢?繼續絕交嗎?」

  「當然不是,一直絕交我也會很傷腦筋。」

  「胡禹承,我想揍人了。既然這麼傷腦筋,重新做朋友不就得了?」

  「就說不要了。」

  「為什麼不要?你如果……」

  她抗議到一半,已經被禹承蠻橫拉過去。

  他捧著她的臉,輕輕吻她。不同於上次那個隔著掌心的吻,這個在寒冬裡真實的吻有些冰涼,有些措手不及。

  洛英圓睜明眸,直到禹承微微離開,都還傻呼呼。他額頭抵著她額頭,溫柔教導:

  「做朋友的話,就不能接吻了。」

  她用極度緩慢的速度回神,望著他,依舊說不出話。一輛列車從遠方駛來,筆直滑過地平線,又變小遠去,她這才茫茫然出聲:

  「呃……這、這樣啊……」

  禹承當場大受打擊:「拜託!這什麼反應啊?」

  「我……我第一次遇到,不知道該說什麼。」

  「……話先說在前頭,我不是為了接吻才說不做朋友。」

  見她懵懵懂懂,他相當認份地詳細說明:

  「因為妳很遲鈍,所以我要聲明清楚,這全都是因為喜歡妳,而且不是普通朋友的喜歡,是喜歡上一個女孩子的喜歡,這樣懂嗎?」

  唯恐粗神經的洛英一直誤會下去,禹承一口氣用好多個「喜歡」釐清他們之間的關係。

  洛英的臉紅撲撲,眼眶卻逐漸濕潤,明明心情是高興的,為什麼會想落淚呢?

  「我想和妳在一起,原本認為做朋友是最能夠將妳留在身邊的方式,可是既然喜歡上妳了,就必須換個方式才行。」

  「換個方式?」

  「嗯!」

  他先指住自己,又指住洛英:

  「男朋友,女朋友。」

  「男朋友」和「女朋友」這兩個名詞就像回音似的在她腦海裡來回盤旋,對她而言,那是一個新世界,是語涵所說過,會有心醉的幸福的新世界。

  禹承笑一笑,繼續說下去:

  「以前是我想錯了,如果真的喜歡一個人,應該要抱著這輩子永遠不會分手的決心,而不是悲觀地預設一定會分開的立場,對吧?」

  你說什麼都對啦!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感性又性感哪?那一連串擋也擋不住的「喜歡」讓洛英害羞到無法正視他的臉,低垂著頭,好想把他推下去,她快受不了了……

  「那,妳的回答呢?」

  他冷不防拋來一個問題,洛英莫名其妙看他:

  「什麼回答?」

  「本大爺向妳告白了,妳的回答咧?」

  「……」

  她惶恐地退後,一時之間不曉得該害臊還是生氣:

  「你……你不是知道嗎?」

  「不知道啊!又沒聽妳說。」

  大騙子!真不知道的話還敢亂親她?找死啊?胡禹承絕對是故意的!

  洛英說的對,禹承是故意的沒錯,他忍住不懷好意的笑,一邊裝無辜,一邊緊迫盯人。

  「就是……那個……也可以說……跟你一樣。」

  她吞吞吐吐,自以為已經講完,誰知禹承還端出一副等待下文的模樣瞅著她。

  「意思是,我……也……喜……喜……」

  「喜?」

  「去你的!你很壞耶!不要逼我啦!」

  她到極限了,用力推他一把!禹承差點從堤防滾下去,他驚魂未定地拍拍胸脯:

  「好險……妳也不用殺人滅口吧!」

  「對不起啦!可是不習慣說的話,就是說不出來嘛!」

  洛英快哭出來的樣子,叫他於心不忍,禹承嘆口氣,算了,來日方長,反正可以留著以後慢慢整她。他站起身,順便朝她伸出手:

  「回去吧!坐久了會冷。」

  她帶著猶豫伸出手,握住他的,哇,熱呼呼的!禹承是不怕冷的體質,真好。

  洛英站好後,習慣性想抽回手,不料禹承加分力氣握緊她,她看他,他也看著她,開始捨不得分開。

  「我家一堆客人,剛剛是溜出來的,所以現在不回去不行。」

  「喔!好。」

  「但是明天……約會吧?」

  她紅著臉,覺得雙腿在微微發抖,放在他掌心裡的手指也是,可是,依然捨不得離開。

  「好。」

  見她同意,禹承笑得跟孩子一樣:

  「去哪裡?去妳想去的地方,電影要看會一直爆炸的動作片對吧?」

  「你呢?你想去哪?」

  「我?」被問起自己的喜好,他有點反應不過:「我啊……」

  「不用都去我喜歡的地方啊!你喜歡的地方,我去了也會高興的。」

  從前,他只懂得努力迎合女神,如今洛英的說法為他帶來美好的驚喜。

  「那就……在市區有個3C展,早上先去那裡逛,下午去看電影,中午吃什麼好呢?不用刀叉的店……」

  「我可以用刀叉啦!我有在練,練得還不錯喔!」

  他拿著欽佩的目光打量,單手摸摸她的頭:「了不起,了不起。」

  禹承貼在頭髮上的手掌很溫暖,他牽握的手也很溫暖,洛英感受得到自己在他心中的存在……那個地方也暖洋洋的,如同終年有陽光照耀。

  她原地停住,用力反拉住他的手。禹承奇怪回身,迎向她直挺挺的視線,有男孩子的霸氣和女孩子的美麗。

  「高三那一年,我就應該跟你說,可是說不出口。絕交那一天,也應該要告訴你,最後還是沒能好好表達出來。」

  禹承倒抽一口氣,不自覺心跳加速。不會吧!突然想通要告白了嗎?

  「以前,禹承心裡還有其他喜歡的人的時候,我討厭強迫自己做那些朋友應該要做的事;現在不做朋友了,卻又覺得捨不得,好像一個長年以來的好友要從我的生命中離開,那樣我也不要。」

  「不然妳想怎麼樣?」

  「對我來說,比起朋友或情人,禹承更像我的家人,對我和洛欽而言,你是無可取代的家人。不管相隔多遠,不管在哪裡受了什麼傷,每個人最終總是有一個最想回到的地方,我想成為禹承那樣的一個地方。」

  如同那個在堤防盡頭的擁抱,如同綿長思念的終點,在他腦海,洛英總是那樣地被想起。

  分開的可能性,似乎再也不足畏懼了。

  他款款凝望,想對她微笑,卻感到胸口發酸,此刻她帶給他的感動已經遠遠超過一句「喜歡」的告白。

  「傻瓜,妳已經是了啊!」

  聽他那麼真誠回應,洛英甜甜一笑,淘氣地朝他招手:

  「那你彎下來一點,我再跟你說一件事。」

  「還有啊?」

  方才那些話就夠催淚的了,接下來不就更猛?

  禹承乖乖低下身,洛英輕輕捏住他耳朵的觸感好癢,他禁不住笑:

  「這裡又沒人,不用講悄悄話……」

  捏住耳朵的手忽然改為貼住他臉頰,才想掉頭,洛英早已湊過來溫柔親吻著他。

  今天開始,他們不做朋友了。

  可是,所有的故事不都是從朋友開始的?當她牽著他的手,相視而笑,偶爾會懷念起小時候那個什麼都不用多想的單純時光,縱然還是免不了一絲絲寂寞,那些快樂純真的片段、洛欽也在的片段,就在他們並肩而行的長堤上,一步一步成為身後幸福的風景。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