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我和老四分手了。」

不若初交往時的拖拉,分手後不久,我主動跟小純告知這件事。

她原本正吸著葡萄柚汁,一聽,小嘴張成O字型,眼睛眨也不眨。

「呃……那要怎麼說?和平分手嗎?」

我真的很不會報告感情的事,說起來結結巴巴的:

「總之,不是他哪裡不好,就是……不喜歡了……」

最後變成了自言自語,我真正的意思是想說,老四並不喜歡我,但這又得牽扯到學姐那邊,太複雜。我搔搔頭,只好喝我的柳橙汁。

我們兩個剛做完鐵板燒早班的工作,找了飲品店涼快一下。

「瑞瑞……」小純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安慰我,畢竟我沒在她面前哭哭啼啼,看上去沒什麼好安慰的。但小純用她的手握住我的,穩篤告訴我她站在我這一邊。

我啼笑皆非,我並不缺人跟我站同一邊,而是老四的心……並沒有在我這裡。

「小純,我的重點不是在跟老四的事啦!我是想跟妳說,鐵板燒那裡的工作我打算不做了,那裡……離老四太近。」

從他住處的窗口往下看,還能看得見鐵板燒店內的情景,我不願意讓他見到我失魂落魄的模樣。

但小純一向黏我,我擔心這個決定會害她為難。

誰知小純也下了一個決心:「妳辭職,我還是會做下去。」

打從阿倫前輩坦白他的出國宣言以後,店裡,他和小純之間的氛圍一直很僵冷。

多半靠我努力破冰,這間店才不會凍成冰天雪地。

「也許前輩將來真的會去澳洲,也許不會,但是我覺得這應該不是重點,重點是,未來,我們想不想和彼此繼續走下去。」

她用吸管慢條斯理在果汁杯裡繞圈,轉呀轉,彷彿從中間漩窩會浮現出答案一樣:

「所以現在我不想離開,如果離開,一定只剩下思念了。思念的時候通常是回想過去的日子有多美好,我不要那樣,我要盡量和他在一起,然後看看未來的日子有沒有勇氣走下去。」

小純變得好勇敢。那個曾經躲在我身後畏畏縮縮的女孩,如今讓我好生欣羨。但,羨慕是羨慕,我還不清楚如果我真的需要一份勇氣,那麼,我該做的是什麼。

過幾天,我去找清潔公司的負責人阿姨,正式向她提出辭意,她替我感到惋惜,畢竟要找到那麼好的薪資條件簡直就像海底撈針。

事實上,我比她更捨不得,老四不說,我對802號房已經相當有感情了,那個經常曬被子的陽台可以眺望到很遠的地方,晴朗的日子能見到遠方有亮晶晶的光點在閃爍,像無際的海面;腎蕨在我每次去都會長出新嫩葉,它雖然一直靜靜地待在角落,但是也一直拼命生長,看著它,就覺得自己也有活下去的力量。

拒絕阿姨的挽留時,我心裡還想著陽台、腎蕨那些角落的小確幸。

走出大門,向電梯走了幾步,我又繞回去,對一頭霧水的阿姨不好意思地說:

「那個……我再把注意事項寫一次好了,這次寫得更詳細一點。」

唉!我在幹嘛呢?都分手了還這麼掛念對方起居,真沒骨氣。

 

 

 

過幾天是周五,下午第二堂以後就沒課,我背著背包來到車站,準備回老家過周末,穿過地下道,在第二月台等候。

以前不怎麼喜歡回家,搭車麻煩,在家又要不停煮麵,如今倒歸心似箭了。那裏有道館讓我盡情揮霍體力,累到連想起老四的力氣都沒有就好。和老四距離也相隔一百多公里遠,並不是近到隨時可以見面的距離。

對面月台即將有車班要進站的樣子,乘客變多了,我懷著一分興味瀏覽他們,有多少人正急著跟所愛的人見面?有沒有誰和我一樣是為了逃避才來到這個月台呢?

不意,我的目光掃過一對正在交談的男女,又緊急拉回去。咦?老四和學姊?

我當場嚇得跳起!左右張望有沒有可以把我藏起來的地方,情急之下閃到旁邊的方柱後,驚魂未定。

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啊,因為學姊要回台北了吧?

我背靠著柱子,坐立難安地枯等。無聊加上好奇,我終究還是從柱子後方探出一半的臉,觀望對面月台。

老四送她來搭車,卻沒有陪她進入月台,他們兩人站在剪票口話別。

這樣的光景我在那本老舊相本中看過好幾次,每當和學姐說話,老四心情總是不錯的樣子,他會異常溫馴、良善,薄薄的笑容很好看。

不多久,老四將行李交還給彤艾學姐,彼此又說了幾句話,她才通過剪票口,回身和另一頭的老四互望,兩人都有分別前的悵然離愁。

我垂下眼,後悔偷窺他們,反而把自己弄得更加難過。

我在某一天反過來去推敲學姐在海邊那意有所指的話語,這才猜到學姐也許是喜歡著老四。

這麼說起來,他們兩情相悅,我反倒像第三者。

不,連第三者都不夠,我只是老四利用的工具罷了。

我的車班先進站,長長的列車橫擋在我和對面月台之間,我放大膽子跟著排隊人群上了車廂。

找到座位坐好後,忍不住再看看窗外,學姐已經走到等候線前方,但老四依舊留在剪票口,看來他打算要等學姐搭車離開以後才走。

老四看著學姐,而我看著老四,沒人看著我。這樣也好,不起眼的瑞瑞,可以肆無忌憚望著他。

 

瑞瑞,妳就是我的全世界。

 

老四,你是大騙子。我從來就不是你的世界,可是卻不曉得會何年何月才能等到在我世界的你,物換星移。

靠著椅背,我放鬆身子,終於不再掙扎,不是不難過,而是反正時間會治癒一切,反正時間會遺忘一切,反正……

老四的視線毫無預警轉向這邊,不知怎麼,便定在我臉上。

他轉為驚訝,我也是,月台這麼多人,火車上這麼多人,是要怎麼做才能發現我呀?

老四雙眼直直跟著我,往前走幾步,馬上被驗票人員擋住,而我的列車開始往前行駛,透過不是太乾淨的車窗,他欲言又止,我千言萬語,最終漸漸拉遠了。

從今以後,他們能順順利利的吧?

從今以後,我和老四就不相干了。

從今以後,思念就只剩下單行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日
  • 不再派糖了吗?派苦瓜了...
  • 怕你們蛀牙,要適可而止。XD

    helenaw 於 2017/10/23 09:03 回覆

  • ann
  • 從今以後,瑞瑞就變成大傻瓜了
  • 瑞瑞的例子告訴我們,要當個聰明人,要有自信點。

    helenaw 於 2017/10/23 09:04 回覆

  • YU
  • 這轉折有點戲劇性的突然,但人生也真的如戲呀! 很多轉變快得當事人自己都無暇去釐清,日子就這麼一直推演前進了
  • 嗯,正因為日子會一直前進,所以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helenaw 於 2017/10/23 09:04 回覆

  • lilian7812545
  • 看到哭了
  • 0.0太早哭了,再hold一下喔。

    helenaw 於 2017/11/06 08:0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