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柳旭凱的出現令她有恍若隔世的錯覺,他們又驚訝又尷尬地相對,眼睛對著眼睛。最後是他先錯開注視,等子言站穩了,才輕輕放手。

  「謝謝。」

  「妳怎麼、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找人。」

  子言環顧陌生的街道,所有的景物都灰濛濛的。原來他住在這裡。

  這裡是他生長的地方,不是她的。她像是被人帶到遠方丟棄的小狗。

  柳旭凱想問清楚,又覺得不妥,本來打算先走開,沒想到子言站著站著,迷茫的雙眼輕輕闔上,虛弱的身體猶如風中柳枝晃了一下就要倒下。他趕忙又伸手拉住她,這一次終於察覺到不對勁。

  「妳病了嗎?」

  「唔?好像有點發燒。」

  「妳家在哪裡?」

  「很遠……」

  有時候,他覺得女生說話的邏輯真無法理解,發燒就發燒,哪有好像的?問家住哪裡也不直接講地址。他彎身,輕而易舉地將她背起來。

  子言被嚇得精神都恢復了!

  「我們先到大馬路,那裡比較好攔車。」

  柳旭凱慢慢往前走。後來,冰涼的雨滴在她鼻尖上碎開,子言注意到柳旭凱並沒有撐傘,連忙將自己的傘遞過去,於是,滴滴答答,滴滴答答,他們的頭上有了音樂。他背著她,他們共用一把傘,彷彿在雨中獨處了起來。

  好安心哪!

  子言悄悄將雙手放在他背上,她還記得這硬梆梆的觸感,當時心想男生真的是截然不同的生物呢!雖然不習慣,也不討厭,肌肉和脈搏的起伏會讓她臉紅緊張。

  最重要的是,他不是說不再找她了嗎?是她先做了那麼過份的事,他還留下來照顧她。因為他這麼做了,子言反而格外想哭。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

  他緘默地負著她在路邊等待,有輛計程車閃著銀光從對向開來,柳旭凱揚手招攔。

  「『對不起』說一次就夠了。」他回答,也是含著惆悵的嗓音。

  今天是一個再悲慘不過的日子,她發現父親外遇,還頂著高燒流落不相識的街頭,甚至一度懷疑自己能不能活著回到家。

  不過遇見了柳旭凱,他寬大的背把所有她幾乎不能負荷的情緒承受下來,變得輕鬆不少,就跟他那頭褐色頭髮一樣輕盈,尖銳的心,也柔軟多了。

  他的善良,真像魔法,就在她快要受到憤怒驅使而化作醜陋的野獸,是柳旭凱將她即時從狂亂的邊緣拉回來了。

  計程車上,他們各自坐在一邊的位置,各自望著窗外風景,彷彿沒有對方存在的視野才容得下此刻迸流的感觸。中間空出一個大間隔,子言越過那個刻意騰出的空間,窺探他若有所思的側臉,好想說點什麼,只是他的不語令人怯步。

  雨下得更大,淅瀝瀝,淅瀝瀝,只能聆聽著。

  就這樣一路沉默了二十分鐘,車子已經來到距離子言家不遠的地方,前方是一個八線道的大路口,通常紅燈得等個三分鐘以上。子言將昏花的目光隨機落在外頭一間水果攤,裡頭只有一位上門的客人,老闆正賣力向他介紹店中水果。那個背影頎長,套著寬寬的襯衫當外套,略嫌骨感……

  子言迅速坐起身,手指緊緊抓住窗檻直到關節泛白,那個人是海棠!

  好久好久沒見到他了,到底是多久她也算不清楚,其實並不久,只不過說是一輩子她也會點頭認同的。

  他看起來不錯,相較於老闆的熱情活力,海棠安份的傾聽就顯得寬容平和許多。對了,詩縈交待的照片……

  子言下意識摸摸外套口袋,想到自己根本沒有帶出來。不能交給他什麼,不能和他見面,早就沒有理由和他見面了。

  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任性地跑上前對他說東說西。海棠大哥,跟你說啊,我這次病得好嚴重,還打光三罐點滴呢!最糟糕的是我爸爸竟然搞外遇,還有個孩子,我生氣得都想離家出走了,嘿!你知不知道啊?

  子言牢牢凝望偶爾對老闆展開客氣微笑的海棠,牢牢握住門把的手從拼命使力到逐漸放鬆,放棄。現在下的一定是酸雨,都下到她心裡去了,滂沱得積了水,滿上她的眼眶。

  子言難過閉上眼,掩面啜泣。那驚動了一旁的柳旭凱,他著急逡問:

  「妳怎麼了?很不舒服嗎?」

  明知道哭泣會造成他的困擾,她卻止不住眼淚的淌落。

  「頭很痛……」

  在他看來,應該不是那麼單純的感冒關係,但子言不說,柳旭凱也束手無策。

  「妳放心,馬上就到了,再忍耐一下。」

  海棠買好水果,正要步出水果攤,說巧不巧,看見等候紅燈的計程車上那個靠窗的女孩是子言!

  他又看了一次,是子言沒錯!

  好奇妙的感受,縱使不能接近,然而單是遇見掛念的人,也勝過一切的。子言比起分開時還要削瘦,臉色也不好。是生病嗎?還是出了什麼事?好些個得不到解答的問號驅使他忍不住上前。

  下一秒,他觸見車上還有一個不認識的男生,神色擔憂地挨到她身邊,說了幾句話之後,便摸摸她的頭,碰碰她的髮。

  是幅可愛的畫面。

  是學校的男朋友吧?他怎麼忽略了她應該已經有男朋友這個可能性呢?還自作多情地以為她需要照顧。

  綠色的號誌燈亮了,在雨中牽曳出螢火蟲般蒼冷的光,像無依的靈魂執著旋繞。海棠固守原地,目送那輛載有體貼男孩和子言的計程車遠去。

  這個季節的天空很低很低,像是誰的哭訴已經無法承受重量,低低的壓在每個人的傘面、每一輛車的鐵皮上,跳著舞,從這裡到那裡,脆弱的天空哭泣又哭泣。





****************************************************************************

~愛,曾經有人這麼說過它,如果一直都是晴天,總有一天會變成沙漠的。~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星旋
  • 男主角!

    整個城市都超級悲情的感覺。
    兩個男主角終於見面了,
    吼~但是海棠怎麼白白地讓柳旭凱送子言的啦!
    (已經變成海棠支持者的星旋^^")
  • 黑白撞
  • 有很難過的感覺
    海棠和柳旭凱是不同的溫柔
    但都有甜甜的呵護
    和淡淡的哀愁
    他們對子言的心
    很單純
    很美好
    很謝謝晴菜姐姐寫出那麼動人的故事呢
  • tony83056
  • 海棠會不會誤會了呢
    海棠加油!
    柳旭凱更要加油!
    ^.^<加油!加油!
  • iris
  • 兩個男生都好好呀!
    海棠和柳旭凱~~唉呀!
    到底結局會是如何呢?~~
    真的好難
  • 悄悄話
  • 丹
  • 吼...
    怎麼會變這樣啦。
    遇到柳旭凱是好的,
    遇到海棠也是好的,
    可是撞在一起就變不好了...
  • kiss870133
  • 很喜歡這段故事後的一段話
    愛情如果一直都那麼甜
    真的漸漸會嚐不到甜
    就是偶爾會感受到苦
    才更知道甜的滋味
    當然故事也很喜歡
    在看33時 最後子言被扶住時
    心裡忍不住喊著海棠~~
    結果竟然是劉旭凱 呵呵..
    這兩個男生都很令人喜歡哪~~
  • kiss870133
  • 哎呀~ 我說錯了 是34的時候
  • 梅兒
  • 真希望能多看幾篇
    我都已經陷入了情境中
    好像看到了它們的一舉一動
    請晴菜大大~
    讓廣告時間短一點吧~~
  • 殤月
  • 唉~
  • 幻魚
  • 好想看到書喔喔
    是書先出還是網路上先連載完啊?
  • 旅人
  • 為了不變成成沙漠,所以需要雨的存在...

    有時是白白柔柔的雲帶來的綿細雨~
    有時是烏雲帶來的狂風暴雨..或者神奇的太陽雨~但不管如何總會雨過天晴...差只差在...想在雨中待多久,而雨後的天空,是一個人的天空,還是二個人的天空
  • 必胜小蛋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奈的呐喊 >,<
    晴菜大姐,这会是开心的结局吗?
  • r410372
  • 很棒的故事

    但感覺都是無奈的..
  • 紫紫
  • 看子言和海棠那種隔著車窗
    明明見到彼此
    卻又不能靠近
    整個就是 ... 很ooxx啊 !!
    唔我是海棠的支持者T_T
  • 璇漪
  • 這一集配上"明天是晴天"的歌,讓我看得好心酸~好想哭呀Q_Q~
    好久沒看到晴菜姐的作品了~
    還是一樣好合我的味
  • shinju
  • 好懷念~~

    剛剛突然找到"心跳"的蹤影了!!

    感覺好像偷偷發現到阿浩在觀察小楓的神情呢!! 好熟悉啊!! ^____^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