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目前分類:偶爾的隨筆 (7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用細數日子,我也知道部落格的文章很久沒更新了,即使是瑣碎的小事也好,曾經想過寫來讓你們看看的,看我至少還安好。只是啊,一些既定的工作和突來的意外說巧不巧地都卡在一起,變成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先是公司的大會,排在周休二日,所以乖乖來加班;後來家人生病緊急住院,為了照顧,那個周休也跟著泡湯;然後又是一個研討會,照例是在周休舉辦……算一算,連續三個周休沒能好好休息了。仔細想來,並不會累得不省人事,就是很介意自己好久沒休假,總是一邊工作,一邊想著什麼時候排休好。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2008年的耶誕節當天晚上,我在一家溫泉飯店看了場小而巧的煙火,由於是近距離施放的,對於我這隻大場面見識不多的井底之蛙而言,已經震撼力十足了。隨著好像會把耳膜轟破的爆炸聲,四散的火光總是令我驚豔不已,心裡不停想,到底是誰發明煙火這麼奇妙的東西?

  那天的煙火,其實是帶著幾許感傷味道,或許是因為在2008年尾聲的關係,又或許是因為一則叫人不勝欷噓的新聞。最近的新聞紛紛圍繞著日本女藝人「飯島愛」之死的話題,坦白說,第一次看到她的死訊的時候,心中的驚訝竟也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我不是男生,倒也挺知道飯島愛,記得她是在我學生時代所認識的日本藝人當中,寥寥無幾的其中一位(我並不習慣追星)。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最近不怎麼忙,照理說,正是為新故事動筆的最好時機,然而靈感就是這麼討厭,總喜歡在最忙的時候過來搔我癢,明明忙得要命,卻又心癢得想趕快把腦海裡泉湧的片段寫下來(通常這就是讓我很想翻桌的時候)。由此可推,現在還算輕閒的我,兩手也是閒得發慌了。真的會發慌呢!自己也知道好久好久沒有貼上新故事了,我可不是沒有警覺心的,其實不寫也不會影響我的生活,那畢竟是一門興趣,沒必要因為寫不出來就自尋煩惱,但偏偏會不可抗力地成為一種壓力,唉!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興趣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呢?雖然點子有幾個,都是零散不成章,硬寫出來最後也是斷頭的命運,或許我可以暫時止止癢,但就對不起讀者了,所以,不行。

  然後昨天發現我有個壞習慣,也不知道算不算壞啦!每當開始構思下一部小說時,自然會先立下目標,比如,我要寫一部都會型的小說,或者要一部輕鬆快樂的小說等等。可是後來陸續冒出的靈感又會將之前的想法全盤推翻,變成校園小說或者擺脫不了沉重憂鬱的步調,而且我還躍躍欲試。那,這算是壞習慣嗎?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以前的老家四周清清靜靜的,馬路外就是田了,就算開窗也不嫌吵不嫌髒,所以只要天氣稍微轉涼,一定開窗睡覺。不知道躲在哪裡的蟲鳴也變得合適悅耳,聽呀聽呀,覺得吹進紗窗縫隙的晚風都舒服極了,那是冷氣機所無法製造出來的清涼觸感,心情和身體一起平靜下來的時候,會有一種幸福的感受。

  現在這個家臨路,一開窗就是人聲和車聲嘰哩聒啦地衝進來,還有車子的廢氣也從沒讓我覺得這裡的空氣新鮮過,總之,這裡的窗子是不能開的。因此,每次到陽台晾衣服的時候,才開門,就一定會這麼想:「啊~家裡能開窗吹風多好」,這樣的念頭應該是屢試不爽吧!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Day 1)

  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偶爾會突然很想做某件事,比如買一堆日劇回家K;或者也會突然很想吃某樣東西,曾經有過太陽餅、蛋糕等等的例子。每當出現這些念頭的時候,通常不管天時不時、地利不利、人和不和,總之就會想盡辦法實現那毫無理由的願望,頂多事後被朋友知道,難免被吐一句回來,「妳是想到喔?」。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我想,對於童年,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某些遺憾,那是在當下不會察覺,而在多年後回首才發現過去事物的珍貴。

  我的諸多童年遺憾中,其中一樣是一套童話故事的繪本。說是繪本,其實不太正確,它裡面的文字也不少。我記得以前很喜歡一面看著那套繪本,一面聽錄音帶裡播放出來的故事,人聲和音樂搭配得恰如其份,光憑聽覺便很容易想像得出多采多姿的另一個世界。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我每天上班的必經之路之一,是條小到不行的巷子,短雖短,但其中擺放的車輛不少。如果兩邊都沒停車,那麼還可以勉強讓兩台車通過;如果萬一不幸地,兩邊都有車,又剛好對向有來車要進來,那麼就連會車也辦不到了,唯一辦法就是其中一輛車先倒退讓路。我現在要說的,就是一個讓路的故事。

  星期一的早晨,一如往常地準備左轉進去這條練開車技術的巷子,可是我馬上看見裡頭已經有兩台拾荒車,一台人力推車向著我來,另一台離我較遠,一時之間也不分清楚它是要出去還是朝我這邊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想,我們並不常常認為自己幸福,因為不幸的事在我們眼裡總是放大得比較多。

  星期六立委選舉日之前,我大概也是這樣。沒什麼讓我甘心樂意投票的人選,所以不覺得特別幸福;當天又得千里迢迢去台北,只為了喝一頓喜酒,那也是別人的幸福。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最近一個月為了調身體頻跑醫院,中西醫都有,不算短的距離和等候看診的時間,一個多月下來已經讓我心煩氣躁了,真想心一橫,算了吧!明明沒什麼大病,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跟病人一樣呢?連心情都跟著鬱悶起來。

  昨天又去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去看診,它的方式是會把號碼的頭三位一起叫進診間,然後依序讓醫生問診,因此別人的症狀,其他兩位都聽得見(我其實很不喜歡這樣不尊重隱私的方式)。真糟糕,不巧我前兩位的情況都不是很好。第一位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她有不正常的大量出血,醫生的話裡曾出現過要以「惡性腫瘤」來考量,那當下我馬上從手上新光三越的DM抬起頭,天哪!如果那句話是對著我說的,就算還不肯定,但也夠我憂心得好幾天吃不下飯了吧!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這不算是文章,比較近似會被貼在公佈欄上的注意事項!^__^

  以往我習慣用yahoo的信箱收信,但近來發現它漏信的頻率實在太高了,我沒收到讀者寄的信,或是讀者沒接到我的回信,諸如此類的事都是常見的。現在我改用hotmail523@hotmail.com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陣子為了十月初的會議忙得焦頭爛額,為了讓工作能夠趕在昨天下班前告個段落,昨天真是整個人都卯起來拼命了。誰知才埋頭工作不久,一樓服務台來了電話,問我能不能幫忙翻譯幾句英文,內容竟是「室內清潔」、「收納整燙」、「老人護理」、「每週一次,一次四小時1300元」……等等。

  什麼跟什麼啊?完全跟我工作的地方八竿子打不著。我再問清楚對方是誰,服務台說她是外面的人,店裡常有外國客人,向店家反應過看不懂店內提供的不標準的英文,所以當她經過我們公司,才想著裡面應該會有懂英文的人,就進來問問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本來不想寫這一篇的,心想別人的家務事與我無關,只是啊……大概是女人愛碎碎唸的天性作祟吧!不吐不快!就讓我自言自語一下好了。

  一直以來,看見不少網友在網上詢問關於投稿的事情,大抵都是「該怎麼投稿」這種籠統的問法,再不然就是稿子該寄到哪裡去?字數多少?有沒有徵收某某類型的小說?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一陣子,常常想起小時候的片段,那種毫無預警的、瞬間鮮明起來的閃光,會在某些不經意的時刻就莫名奇妙地撞進腦海。

  大概是因為最近在寫「遺忘之森」的關係吧!我想。下意識地特別在意自己曾經擁有過的回憶。最常想起的,是我赤腳在草地上抓草蜢和小灰蝶,這是直到現在依然讓我很自豪的一件往事,我敢徒手抓那些玩意兒呢!不過呢……有一天有機會也走過相似的草地,見到穿梭在其間那些相似的草蜢和小灰蝶,很想再試試自己的勇氣是否一如往昔,幾經躊躇,還是讓那些小傢伙從我腳邊離去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昨天因為必須親自到彰化合庫辦事,所以一定得休半天假。

  不到九點半就把事情辦完了,決定衝去台中的新光影城看「神鬼認證三」,我已經好久沒一個人看電影了呢!上一次做這樣的事是在大學的時候,早早的早上八點鐘,拎著路邊買的早餐去看二輪片的早場電影。我記得當時的心情是很不錯的,既輕鬆又隨性,心想以後一定也要再這樣做。

  當我昨天真的又一個人去看電影,在輕鬆之餘,才發現偶爾也挺無聊的。一個人有事情做的時候並不會有那種感覺,反而因為沒有其他人的存在而得到更自由的彈性;不過當一個人空閒下來,不由自主地、莫名奇妙地被一種「手足無措」給束縛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聖經的傳道書這麼寫著:「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哪知,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其實,我並不介意自己的文字蒙上了誰的影子,人類的歷史如此漫長,我相信現在所興起的靈感,在好幾年前有人或不止一人也同樣這麼想過。特別是,文字(或文章)是思想的產物,當現代人天馬行空地揣測外星人的科技有多麼進步時,我想在好幾萬年前的人們一定也曾在仰望天空之際,納悶著雲的上方會不會有另一種族群的存在。因此,我相信所謂的創意或想法,是有可能重覆的。

  雖說朋友的話並不會讓我覺得開心,倒也不至於到沮喪的地步,大概是因為有以上觀念的緣故吧!對於自己的作品,現在是抱著彼此不要有所重覆的小小志氣罷了。我只希望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有它自己的題材和風格,最起碼讓讀者看了以後,不會有「怎麼寫都是一個樣」的念頭,這樣,我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啊!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昨天才完成一篇短篇小說,就迫不及待請朋友幫忙鑑賞一下。她說還不錯,又笑笑,「我真的發現妳的故事都有一些影子」,朋友接著說出這樣的感想。什麼意思啊?在我的追問下,她自己也說不出個具體解釋,但我心底大概明白了幾分。

  在我寫「遺忘之森」的時候,她就說過裡面有「現在,很想見你」這部電影的影子,還有其他漫畫的味道,融合在一起。我的作品會讓她想到很多作品。

  坦白說,我無法將她的說法當作是一種恭維,那好像我的文字沒有自己的特色一樣。周星馳「食神」的電影中呈現出一道概念,作菜比賽跟運動比賽一樣,人家做什麼動作,你也做什麼動作。但文字是不是也這樣呢?有時候這一部作品的結局是女主角車禍死掉,另一部作品的結局也是女主角車禍死掉;有時候一句對話「你剛說什麼」,下一句就接「沒有啊」,而在另一部作品也有同樣的對話模式出現。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今早上班的路上,正在等紅燈的空檔,注意到有個大約二、三十歲的女孩(用女孩稱呼她,是因為她實在朝氣洋溢),白色襯衫,黑色短裙,搭著黑色長靴或長襪(請原諒我沒有觀察入微),那女孩正通過亮著綠燈的路口,用一種接近跳舞的步伐走著。

其實不只有我注意到她,我發現同樣在等紅燈的一位男性機車騎士視線也隨著她走到對向馬路。女孩並不美,有點胖胖的,但是她一直笑,好像剛剛遇上什麼好事而笑著,連我也被那張明亮的神情而吸引得目不轉睛。

是不是因為她那麼快樂,所以走起路來才像在跳舞呢?正當我努力尋找她有沒有掛著耳機、隨著音樂節拍起舞的時候,忽然恍然大悟了。女孩走向路邊泊著的白色小車,拿出鑰匙開車門,那個停車位旁邊立有一塊「殘障人士專用」的藍色告示牌。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